丁叮眼底是抹不开的惊讶,似是难以理解为什么荣一京还会在这里。

  明显的眼球偏转,她动了下嘴,轻声道:“我想在附近走走…”  这么明显的撒谎,荣一京又岂会看不出来,他面色无异的接道:“我陪你吧。

”  丁叮马上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走一下就回去了。 ”  荣一京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几秒后出声道:“丁叮,我知道今天是我们初次见面,你不把我当熟人很正常,但你毕竟是第一次来深城,深城这边的治安是不错,但也不代表一点危险都没有,你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跟我直说,其实直来直去有时比客客气气更能减少麻烦,我这么说,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丁叮当然能听懂,哪怕头疼的快要炸开,她还是马上反应过来荣一京的言外之意,她给他添麻烦了。

  她的脸很红,一时间也看不出更红,抬眼看着面前温温和和的荣一京,丁叮吸了口气,顿了一下,还是不得不说:“对不起,我没想给你惹麻烦,我是想找家药店买点药,我有些不舒服。

”  话音落下,荣一京很快问:“哪不舒服?”  丁叮说:“有点发烧。

”  很多时候都是一言惊醒梦中人,丁叮没说自己发烧之前,荣一京并没有看出她哪里不舒服,只是觉得她脸颊两侧的高原红有点好笑,在深城见惯了肤白貌美的,很好奇高原地区的人民生活条件到底有多艰苦。   可这会儿丁叮一说,荣一京再看她的脸色就不觉得好笑了,他很快道:“上车,我带你去。

”  荣一京直接带丁叮去了医院,虽然医院也在附近不远的位置,可丁叮心里还是过意不去,麻烦人接,麻烦人招待,麻烦人安排住处,现在又麻烦人折腾到医院里来。

  “哥哥,你先走吧,我进去开点药就回去了。 ”  荣一京说:“我跟你…陈叔叔关系很好,他托我照顾你,你不用跟我客气。

”  刚刚他差点脱口而出,我跟你哥关系很好。

  丁叮来之前,严宇跟荣一京打了招呼,也说了下丁叮母女这些年的情况。   因为她妈一直单身,严宇她妈始终忌惮,生怕自己老公跟她妈旧情复燃藕断丝连,因此不惜移民国外。   如今丁叮她妈终于想通要嫁人了,种种原因丁叮不好再留在那边,所以严家才做了个顺水的人情,把她接到深城来,如果一年后她能考个不错的大学,将来有个不错的走向,也算是严家的一点小小补偿。   但在整个过程中,丁叮是不知情的,她妈骗她说是后爸的门路,那也总好过说是亲生父亲的,毕竟这么多年,她从来没见过那位所谓的生父。

  荣一京也没跟闵姜西挑明,省略了丁叮是私生女这一块,只说跟她现在的继父关系不错,实则他连她继父是谁都不知道。

  两人一起进了医院,荣一京帮她挂了夜间急诊,医生给丁叮测体温,看了眼温度计上的数字,严肃的问:“发热多久了?”  丁叮没敢说谎,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了,她实话实说:“昨天晚上有些不舒服,今天上午还好,下午开始发热。 ”  医生道:“三十九度三,已经是高热了,怎么拖到现在才来?”  丁叮眼皮微垂,低声道:“我以为过一下就好了。

”  医生道:“本来可以是小事情,现在拖到要去打针,你不懂,家里大人也没提醒你?”  这话是说给一旁的荣一京听的,毕竟丁叮报了年龄,十九岁。   丁叮还不等解释,荣一京已经开口:“需要住院吗?”  医生道:“先去打一针退烧,看看体温能不能降下来。

”  荣一京接了单子,对丁叮说:“我去交钱,你在这里坐一下,还有哪不舒服,赶紧跟医生说。

”  丁叮想自己去,荣一京腿长走的很快。   医生问:“你们是朋友?”  丁叮一时间不好形容,迟疑片刻才道:“认识的哥哥。 ”  医生若有所思,没再说话。

  半夜快十一点,荣一京陪丁叮坐在静点室里,两人中间隔着两个座位,他在低头发消息。   丁叮暗自鼓了好几次的劲儿,这才侧头说道:“哥哥,你有事就先走吧,我真的没事,一个人可以。 ”  荣一京抬起头,神色如常的说:“没关系,我陪你。

”  丁叮刚要开口,他手机响了,荣一京起身出去接,是个女人打来的。

  “你什么时候来啊?人家等你等的身上都吹凉了。

”  女人撒娇嗔怪,原本跟荣一京约好了今晚在海边别墅里见面,他答应的好好的,结果刚才说不去了。

  “身上吹凉了不要紧,心里不凉就行。

”荣一京惯会说风月场合的话,信手拈来。   女人嗲声嗲气的质问:“你是不是跑去跟别的女人玩了?”  荣一京笑说:“我是那种人吗?真的有事,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  女人道:“我不信,你那边好安静,你在哪?”  荣一京在微信上已经跟她说了五分钟,好话说尽,接她电话也是闲的无聊打发时间,但这并不代表她能得寸进尺查他的岗。

  眼底的笑意在不经意间褪去,荣一京说:“医院。 ”  女人诧异,“是谁出事了吗?”  “生病。 ”  “谁啊?男的女的?”  “女的。

”  这几句对话都在片刻之间,也是听到这一句,女人才惊觉荣一京似乎不高兴了。

  她看不见他脸上神色,只好惯用的招数,撒娇捻醋,“哼,我就知道。

”  “知道就好,还有其他要问的吗?”  女人被噎了一下,悬崖勒马,赶忙道:“那你快去忙吧,我只在心里想你就好了,明天等你电话。 ”  荣一京挂断,拿着手机走回静点室,丁叮穿着红毛衣坐在那里,人红红的,脸也红红的,特别扎眼。   他走过去,温声道:“好些了吗?”  丁叮马上点点头,“好多了,哥哥你先走吧。 ”  荣一京在她身边的空位坐下,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打得又不是灵丹妙药,哪有那么快好,撒谎可不是个好习惯。

”  丁叮一时语塞,心虚到连硬着头皮死犟的勇气都没有,关键她不确定荣一京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荣一京靠在椅子上,轻声道:“每天都听太多的假话,有人是故意骗人,有人是不得已骗人,听得多了,难免有些耳疲劳。 ”  丁叮有些局促,不敢接话,荣一京看向她,淡笑着道:“强顺人情,勉就世故,我国人民的基本社交礼仪,好像凡事不客气一点就是不尊重,说实话会被讨厌,一定要粉饰一番,这样彼此都好下台。 ”  “你还小,不必提早进入大人的生活模式,最起码跟我之间不需要,我们都直来直往,说实话,你的这点事达不到给我添麻烦的程度,如果我有急事要走,我会叫其他人来陪你。 ”  丁叮努力跟上他的思绪,沉默片刻,点头道:“我知道了。 ”。

上一篇:第272章 他不是老王!

下一篇:第274章 玩笑反而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