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酒家》王绩唐诗鉴赏

《过酒家》王绩唐诗鉴赏【原文】过酒家此日长昏饮,非关养性灵。

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

【赏析】  王绩嗜酒,声称求官是良酝可恋。 有斗酒学士、酒家南、董的雅称。 自撰《五斗先生传》、《醉乡记》以示其好,崇尚刘伶、阮籍、陶渊明风范。 其人醉梦度一生,因酒被罢免,也因酒闻名。 《过酒家》又作《题酒店壁》,共五首,此为其二。   这一首承前交待迷酒原因:此日长昏饮,非关养性灵。 这些日子长饮不止,常酒醉不醒,但这与内在性灵追求是毫无关涉的。   眼看人尽醉,何忍独为醒!这两句是上两句的补充,说明不养性灵而长昏饮的原因,表面上似乎说自己昏醉不醒是随波逐流,但实际意义却正相反。 眼看何忍见出其中的痛切与无奈。 从人醉己也醉的酒语中,强意识迸发出举世沉浊,不可与庄语的愤闷和不满。 从字面上反用屈原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 (《楚辞·渔父》)又前置何忍加强语气的强度,折射出一种高情胜气,独步当时(辛元房《唐才子传·王绩》)的清醒感。 王绩身处隋末衰乱之际,在隋炀帝大业年间,不乐在朝为秘书省正字,求为六合丞,目睹豺狼塞衢路的现实,即以俸钱,积于县门,弃官还乡,临去叹曰:网罗在天,吾且安之!这种我为涸辙鱼的危惧,正是从在人尽醉世事昏乱国将败之预感中产生的切肤之痛。

因此不忍独醒蕴含求醉的矛盾苦衷,是遁世语,亦是愤世语。

  这首诗很符合一个长昏饮之人的口吻,脱口而出,不假思忖,看似胸襟全敞,而一片苦闷心思,借助五绝短句促调,更显真切。

既与滥行于隋末轻侧浮艳的宫体诗不同,也与初唐风靡艳丽的六朝余习有别,质朴不群的风格迥异时流,如鸾凤群飞,忽逢野鹿,正是不可多得也。

(翁方纲《石洲诗话》)【作者介绍】  王绩(585644)唐代诗人。

字无功,自号东皋子,绛州龙门(今山西河津县)人。

隋末名儒王通之弟。 隋炀帝时,举孝悌廉洁,授秘书省正字,六合县丞,因嗜酒被劾而还乡隐居。 唐初,以原官待诏门下省,侍中陈叔达闻其嗜酒,特准日给一斗,时称斗酒学士。 后弃官归隐东皋而终。

工诗善文,作品多以田园、隐逸生活为题材,常以阮籍、陶潜自况。

诗风朴素自然,洗尽六朝铅华,为初唐诗坛带来生气,且对五律的成熟,有所贡献。 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

上一篇:《城中蛾眉女》寒山唐诗鉴赏

下一篇:《秋晚登古城》李百药唐诗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