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就要到岔路口了,孤飞燕再不做决定就晚了!  她虽然震惊,却很快就冷静下来。 她坐稳了,放开船帮,双手握桨。

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她居然闭上了眼睛。

  她要做什么?  小船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就快撞到上岔路口的石岸上去了。 然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孤飞燕突然用船桨抵在右岸,一使劲,便让小船往左道分叉路驶入!就这样小船以迅雷不羁掩耳之势,冲向前方的石墙,而孤飞燕睁大了眼睛,就看着那堵石墙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嘭!”  撞上了!  他们撞上了一副巨画,撞出了一个大窟窿,瞬间穿过。

  孤飞燕选对了,她终于松了一口气!埋头在她怀中的小太子这才抬头朝背后看去,看到那副被催毁的巨画,他后怕不已,心跳都还在砰砰砰狂跳,怎么都慢不下来。

  他问说,“孤药师,你,你是怎么判断的?”  孤飞燕笑了,“瞎蒙的,怕吗?”  小太子看不出她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这种时候,他一点儿都不喜欢开玩笑,他有些急了,“你说呀!”  孤飞燕却道,“你看,前面又有岔路了!”  小太子连忙回头看去,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前方不远处又出现一个双岔路口,两条道上都架着一座小拱桥,很小很小,他们根本无法从桥洞穿过,只能撞上去!  又到了生死抉择的关头!小太子紧张得小小的身体都缩起来,他都不敢看,抱紧孤飞燕,又一次埋头到她怀里去。

他之前的老成早熟全都不见了,完全就是小孩子!然而,这一回,孤飞燕却一点儿都不紧张了。

她仍旧握住船桨,闭上眼睛,同刚刚那样,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拐道!这一回,她拐了右道!  “嘭!”  小船又一次撞入一副巨画,穿梭而过,继续沿着狭窄的水道前行。

孤飞燕嘴角泛笑,她原就对自己的判断又信心,两次之后就更又信心了。

  小太子小心翼翼地从她怀中探出脑袋,往背后看去,仍旧心惊肉跳,后怕不已。   “孤药师,你,你……”  “呵呵,我又蒙对了!我运气好吧!”  小太子不相信她,可是,除了运气之外,他想不出别的答案来。   孤飞燕笑道,“要不,咱们赌一把?前面估计还有岔路,我可以全部蒙对,你信不信?”  小太子趴在她肩上,不敢往前看,只敢往后看。 他说,“我不要!”  孤飞燕虽开玩笑,却一点儿都没有掉以轻心。 她嘴角噙笑,始终都盯着前方看,当第三个双岔路口出现地方时候,她有一次次握紧船桨,在靠近的时候闭眼,在即将撞上的时候睁眼,迅速拐道!整个过程,果断干脆,毫不拖泥带水,虽惊险却也帅气,若是换做男人来掌舵,怕是都不能做到她这般沉稳和果断吧。

  她靠的并非小药鼎,而是自己的嗅觉!  这么巨幅的画作用的颜料不会少,而且湿润阴凉的环境里,颜料是很难保持干燥的,气息是很难完全散掉的。

  她天生对于药材气息非常敏感,只要在一定的距离里,她就可以准确地判断出味道的来源,而味道的来向必是以假乱真的画景,也就是他们的生路了!  水流越来越急,船速越来越快,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数不清的双岔路口接连不断出现,孤飞燕嘴角始终噙着笑意,双眸却认真盯着前方看,一次次冷静判断,果断选择,迅速拐道!就这样,她一口气不停留,闯过了十四个岔路口,终于在闯过第十五个岔路口的时候,离开湍急的暗河,进入了一片平静的水域。   船停了下来!  孤飞燕气喘吁吁的,她丢了船桨,整个人后仰而下,仰天躺在小船上,虽然累得不想动,可是,她却在笑,嘴角和明亮的眼里全都是笑意,越来越浓,越来越好看。

一个都没有判断错误,她为自己高兴!  这时候,小太子才小心翼翼地从她怀里爬起来。 见孤飞燕那么疲惫,却又那么开心,他担心地问,“孤药师,你还好吗?”  孤飞燕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笑道,“没事,我歇一会儿就好。

”  小太子这才放心,观望起周遭,而观望着观望着。   孤飞燕当他害怕,笑道,“小子,姐姐我在,别怕!”  她想,只要画上有药,那不管是什么机关暗道,都拦不住她的!  然而,小太子并不害怕,只喃喃道,“孤药师,你好像只能潜出去。

”  孤飞燕连忙起身来,认真看了一下,才发现这片水域四周都是封闭的,只有前方不远处的一条缝隙,刺眼的阳光从哪里照射进来。 那里,应该就是最后的出口了!别说是船了,就是人都过不去,只能潜水而过。

  可是,小太子不会水呀!  怎么办?  孤飞燕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将小船划过去停在出口处。

  她用船桨试探了一下水深,发现这水深和刚刚一样,船桨并无法触及到水底。 她把脑袋都帖到水面上去了,却看不出这出口到底有多长。

  若是游过去的话,她有信心带小太子。 若是潜水的话,她还真没有十成的把握。

  怎么办?  孤飞燕焦急着,小太子那稚嫩的小脸上却露出了干净的笑容。

他朝孤飞燕伸去小手,嘿嘿笑道,“孤药师,我能留下了!给我解药吧。 ”  孤飞燕本就焦急,一听这话,更急了,严肃地问道,“你留下,我怎么跟靖王殿下交代?这种时候了,你还胡闹!”  小太子犹豫了下,也不隐瞒了,他认真说,“我皇兄知道我不想当皇帝的!”  孤飞燕好不意外,这小鬼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莫非,靖王殿下想当皇帝?可不像呀!  见孤飞燕那表情,小太子以为她不相信,他似乎有些急了,咬着牙,迟疑了片刻,便低声,“孤药师,我皇兄相信你,我就相信你。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连我皇兄都不知道。

”  孤飞燕看得出这孩子不像在说谎,更不像开玩笑。 她终于意识到他说想留下,并非胡闹,而是认真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能让这么小的孩子不回家,情愿留在这个鬼地方?  孤飞燕十分不安,连忙低头将耳朵凑过去……。

上一篇:第270章 没有什么是一锤解决不了的

下一篇:第271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