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五突然的举动,别说孔祥明,连陈歌都没有反应过来。

  “自始至终好像都是你的队友在承受压力啊?为什么第一个逃跑的会是你?”  “魏五!”  腹背受敌,被三个厉鬼和一个“疯子”围在中间,孔祥明双眼通红,几乎要滴出血来,他怎么都没想到魏五会如此干脆利落的弃他而去。   眨眼时间,魏五已经窜出去几米远,陈歌让两个厉鬼缠住孔祥明,自己则和许音一起追了出去。   “小顾已经把通道门给打开了,不能让这家伙逃走。 ”  陈歌追着魏五跑出来的时候,三个医学生已经不见了踪影,陈歌的最后一丝顾虑也没有了。

  “不要挣扎了,你逃不出去的!”  听到身后如同叫魂一般的声音,魏五跑的更快了,他后脑的脸不断发出尖叫,似乎是在催促他跑得再快一点!  两人距离拉开,陈歌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他拿着碎颅锤,奔跑起来不占优势,能紧紧跟在后面,还是因为他体力比较好的原因。   魏五甩动双臂,满脑子都是快点、再快点的声音,他记得出口的位置,绕过几个岔路后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绝对不能落到他的手里!加把劲!一定能逃出去的!”  从深井所在的通道跑出,魏五速度不减,可他正要继续向前,忽然发现宽度有限的昏暗长廊中间,不知什么时候跑出来了十几个人偶!  没错,足足有十几个!  “它们不是在教室里吗?怎么跑出来了?”  交错的手臂,歪斜的身体,一张张诡异的笑脸看着魏五,把他盯得浑身冰冷。

  “为什么?!”  每当他想要去往某一个方向的时候,总会有无数的人和东西来阻拦,今天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

  身体前冲,魏五撞入“人”群当中,在人偶倾倒的时候,一只只手臂拉扯住了他的衣服。

  如果换一个时间,他倒是可以利用脑后的那张血脸慢慢摆脱束缚,但问题的关键是陈歌就跟在后面。   在魏五摔倒的最后一瞬间,他回头看了一眼陈歌,狰狞的碎颅锤让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去创造怪谈时的样子。

  “曾经,我也这样追赶过无辜的人……”  “嘭!”  另一条手臂也软软垂落,巨大的力量将魏五砸倒在地,没给他反抗的机会,许音跳到了他的后背上,双手刺入他的后脑,生生将那张血脸挖出!  惨叫声在鬼屋当中回荡,迅速解决掉魏五之后,陈歌把他拖到一边。

  魏五身上的血脸被许音撕碎,纷扬的血花成为了众多人偶的食物。

  “做的不错,很有灵性。

”陈歌从不会吝啬自己的称赞,他感觉人偶们也十分开心。   带着许音,陈歌又回到西郊私立学院场景当中。

  孔祥明身上的瘦长鬼影也不知道伤害过多少普通人,实力强的离谱,腹部重叠着数张人脸,它独自面对三个厉鬼仍旧不落下风。

  可惜的是这场战斗并不是鬼物之间的较量,在瘦长鬼影稳住局势的同时,陈歌已经提着碎颅锤追着孔祥明到处跑了。

  “救我!救我!”  类似的声音不断在场景当中回响,瘦长鬼影分身乏术,在孔祥明被砸倒后,它被迫从从孔祥明身上离开,准备独自逃命。   吃了魏五的亏,陈歌这次做足了准备,三个厉鬼同时扑上,死死将它缠住。

  几分钟后,瘦长鬼影被三个厉鬼分食,与其共生的孔祥明昏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黑色手机没有发出提示,看来这两个也不是第三病栋的病人。 ”陈歌看着正在贪婪吞食的厉鬼,自言自语:“还剩下七个……”  瘦长鬼影很快被吞吃干净,恶臭化作的胖子意犹未尽的抱着肚子,它朝四周扭动身体的时候发现陈歌一直在看着自己,顿时有些慌乱,赶紧重新散开,变为笼罩整个场景的臭味。

  “我有那么可怕吗?”陈歌又看向另一个方向。   上吊人偶则更加无赖,吃完后往地上一趟,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西郊私立学院场景里的两个厉鬼可能是因为顾忌陈歌在旁边,只吞吃了一少部分。

  瘦长鬼影的大部分身体都被许音独自吃掉,这一次陈歌在他身上看到了明显的变化,许音的外衣上出现了大片血迹,那些血迹还在不断蔓延。

  “红衣?”  陈歌只知道红衣厉鬼要比普通厉鬼恐怖许多,但是他还不清楚红衣产生的原因。

  “许音的外衣有三分之一的地方已经被血迹染红,普通鬼怪也能慢慢蜕变成红衣?”  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上吊人偶,又对比了一下许音,觉得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应该是极少部分厉鬼拥有化为红衣的潜力。 ”  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猜测,陈歌也是经过慎重思考的,他见过很多鬼怪,可除了张雅外,也只有许音这个被怨恨支配、死前怨气浓重的厉鬼拥有成为红衣的潜力。   “也不一定,以后有机会,我可以用鬼屋里的其他鬼怪做个试验。 ”  他在脑海中幻想了一下,小小身穿红色小裙子张牙舞爪的样子,默默的摇了摇头。   “就算变成红衣,感觉她也会被人欺负,还是用笔仙来试试吧。 ”  陈歌思考完的时候,发现许音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子,他低着头,双眸冷漠,似乎世界上的所有东西映照在他眼里后都失去了色彩。   拿出复读机,陈歌主动走向许音,正准备开口,察觉到他靠近的许音就消失了。

  磁带停止转动,只不过上面的血色浓郁了一点。

  “看来还需要多多交流才行。 ”陈歌清楚许音痛苦的根源,但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只能靠许音自己。   拖着孔祥明走出西郊私立学院场景,陈歌来到之前魏五被砸倒的地方,远远就看见顾飞宇拿着个手电筒停在岔路口中间。

  这小子担心魏五的安危,想要去把魏五扶起来,但是他看着那堆人偶又感到害怕,一个人在原地转来转去,就是不敢往前走。

  “小顾,来搭把手!”取下了碎颅医生面具,陈歌跟顾飞宇打了个招呼:“那三个医学生送出去了吗?”。

上一篇:第269章 不安,不会水性

下一篇:第26章 扛走,肆意不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