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大冒险第18章 囚徒

  云罗很快就后悔了。

  从天牢顶层一路下行,耳边无时无刻都能听到囚犯的哀嚎喘息,触目所及,一片的鲜血淋漓,各种刑具充斥了刑房,脚下每一处地方仿佛都曾被鲜血浸染,每一个角落都似有着一双双恶毒的眼神盯视着她。

  故老相传,在那九地幽司之中有着十八层地狱,拔舌、蒸笼、铜柱、刀山、油锅……凡入地狱之小鬼,无不受尽折磨,日夜哀嚎,永劫不得超生。

  这东厂天牢就是人间的地狱。   云罗只觉得毛骨悚然,背心寒意森森,每一步挪动都重若千钧,最初还强撑着‘骨气’,等下了二三层后,就再顾不得丢脸与否了。

  她低垂着脑袋,双手死死挽住王动手臂,身体像树袋熊般贴了上来,近乎是被王动提着走路。

  伴随着“嗒嗒”的脚步声,一行四人迅速下到了第九层,至于其他厂卫番子却是不得跟随,被曹正淳下令在外守候。

  天牢九层已然深入地底十数丈,其内没有一点烛火,也没有了惨嚎哀鸣声,死寂而幽暗,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俨然一片被世人遗忘之地。

  这里是朝廷关押武林顶尖高手的地方,除了看管严密之外,四壁都灌注了铜浆铁水,深入地底,乃是真真切切的铜墙铁壁。   即使这是拥有超凡力量的武侠世界,远非同一时期的历史世界所能相提并论,但要造出这样一座天牢所耗费的人力物力,亦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嗤啦!  曹正淳点燃了一盏油灯,昏黄的光线迅疾扩散出去,隐隐绰绰可见偌大的空间内有着数十间监牢,绝大多数都是空着的,唯有十数监牢内有着一道道模糊的人影。

  当然,这种模糊仅是相对云罗,皇帝而言,如曹正淳这一级数的高手,五十年精修的天罡童子功深湛精纯,已达到了常人不可思议的层次,纵然境界上有所不及,但只论战力的话,一般的武学大宗师也未见得能胜得过他。   虚室生白对于曹正淳来说,只是等闲事耳。   曹正淳目光环顾,扫视着天牢内每一道身影,这些被囚禁起来的顶尖高手皆被挑断了手筋脚筋,除此之外,他们的四肢也缠绕着一条条粗如臂膀的精钢锁链,其中有几人更被穿了琵琶骨,形容凄惨,气息萎靡已极。

  “圣上,那古三通……?”曹正淳看了一遍,没有发现这一趟的目标。   哗啦!哗啦啦!  听到了曹正淳的声音,左侧一监牢内精钢锁链撞击作响,随即传出一把嘶哑难听的声音,宛似怪枭夜鸣:“曹老狗,你还没有死啊!”  云罗转头望去,顿时惊得花容失色,踉跄跌退数步。   在浓重阴影笼罩下,出现的是个躯干短小,身长不过三尺,头大如斗,面庞青紫发黑,眼白凸出,说不清究竟是人还是鬼一样的人影。

  “曹正淳,他……这是什么怪物?”云罗惊声道。   “怪物!郡主这个称呼倒是用得恰到好处,此人乃是天生的怪胎,昔日江湖人称‘鬼童子’,一身鬼影魔功变幻莫测,轻功更是堪称举世无双,为了抓到他,我手下的东厂,锦衣卫精锐尽出,折损近两百名好手,才勉力将他擒下。 ”  曹正淳瞥了鬼童子一眼,面上含笑。   “曹老狗,若不是你收买了老夫门下的叛徒,暗算老夫,就凭你手下那些酒囊饭袋,也配抓得住老夫?”鬼童子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怨气。   “成王败寇,胜就是胜,败就是败,鬼童子你也是一代高手,现在又何必作此犬吠之状,不要让本督主瞧不起你。 ”  曹正淳不紧不慢道。

  王动负手而立,扫了一眼曹正淳。

  这话曹正淳还真有资格去说,起码当他败在朱铁胆手上时,没作出什么乞怜告饶的丑态,立即以最后残存的功力震碎心脉而死,不失为一代枭雄人物。   “鬼童子?”云罗稍微稳定心绪,紧接着作为武痴的一面就显现了出来,手按剑鞘道:“这里的犯人武功都很厉害吗?”  “若没有顶尖的功夫,也没资格被关押在这里。 ”  曹正淳呵呵轻笑,屈指算道:“这天牢九层自建立以来,迄今已有八十六年,其间总共关押了一百三十六人,无一不是江湖上不可多得的顶尖高手。 现在这一层中还剩下十三人,其中以四个人最是难缠。

”  云罗好奇道:“那四个人?”  “这第一人嘛,当然非鬼童子莫属,他的武功在这十三人中至多排得上中等,但他的轻功之高却委实称得上一句六十年来第一人。 ”曹正淳语气中不无赞叹。

  鬼童子冷哼一声,此时却是闭目不语了。

  “曹老狗,你放屁!”一把带有金铁铿锵之声,偏又显现出几分虚浮无力的嗓音横插进来,冷叱道:“就凭他鬼童子也配称六十年来第一,我圣教天魅女的轻功岂会弱于他这怪胎?”  云罗几人闻声,都将目光投了过去。

  说话者骨瘦如柴,乱发干枯,没有丝毫光泽,两条精钢铸就的长钩将他琵琶骨横穿而过,但他却像是麻木了一般,面上没有丝毫痛楚,唯有双目闪动间还透着几分凶戾。   “哦!我道是谁,原来是白骨老儿,你这魔头命倒是硬得很,这样都还没死。 ”曹正淳像是才发现此人一般,语气里却无丝毫惊异的说道:“这人乃是魔教十大天魔之中的白骨天魔,据闻他的白骨炼魔法体修到大成之后,刀枪不入,坚如磐石,这世上几乎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之摧毁,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问话的是云罗。

  曹正淳轻轻叹息:“可惜他还没将魔功练成就栽在了朱铁胆的手上,否则本督主倒真想以我的天罡童子功会一会他的白骨炼魔,嘿!”  曹正淳五十年练就的天罡童子功孕养一口纯阳罡气,早将他的肉壳千锤百炼,打磨得铁板一块,坚不可摧,更有天罡护体,也是同样的水火不侵,刀枪不入。   “他竟然是皇叔抓住的?”云罗却只注意到曹正淳第一句话。

  “朱铁胆!朱铁胆!可恶啊!”  听到朱铁胆三字,白骨天魔整个人都狂躁了起来,眼中隐隐有着不甘,也只有他自己清楚,当初他在朱无视手上败得有多惨,他费尽了浑身解数,却由始自终都没将朱无视的真本事逼出来。   这时王动缓步上前,眸光清幽,注视着那白骨天魔。   白骨天魔顿生毛骨悚然之感,仿佛他的一切念头与隐秘在这道目光下都无所遁形,不禁大叫道:“小子,你乱看什么?”  王动全然不作理会,他也就是兴之所至,想要瞧瞧这所谓的白骨炼魔法体究竟有何奇异,这才以气机洞察。   目之所及,白骨天魔功法的一切奥妙尽数被他洞悉,这法门倒也不能说稀松寻常,若王动还处于武学宗师甚至大宗师层次,此法都能让他有所进益。   只是对现在的他而言太过于浅薄粗陋了,若是他仍处于至道圆满无缺的状态,随手便能创造出十七八种不逊色白骨炼魔的炼体法门。   “小子,曹老狗叫你‘圣上’,莫非老皇帝已经死了?你登基几载了?这天牢内终年不见天日,本座都不知自己究竟被关了多久了。

”  从白骨天魔对面的囚牢中传出一道清淡的嗓音,说话者席地而坐,安稳如山,虽然衣衫破烂,浑身脏乱,却有一种宠辱不惊的气度,只是脸庞狭而长,惨白得可怖。

上一篇:重生之贼行天下第九九五章 前世今生(大结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