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78级校友入学40周年一等奖征文(三)

多分,其余都在分以上。

“优缺点”栏里只有优点,没有缺点。 可是在“此生是否录取”栏里,却写着“此生不宜录取”,上面还盖了一个母校的大红印。

这时我终于醒悟,班主任两次要我改填志愿,原来就是为了冠冕堂皇地给我制造一个“考不上”大学的理由。 许多年后我才知道,我的祖父卢作孚曾为母校做过很大贡献,母校的第一任校长周勖成,就是他请黄炎培先生推荐的江苏教育界知名人士。

其后祖父又多次募捐支持学校的建设发展,并担任学校的主要管理者之一。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母校这临门一脚,否则我就没有机会与华东师大结缘了。

年月。

施平书记冒着风险三上中组部,终于给他平了反。

我听了这堂课深受震撼。

二十多年后,我在香港买到了《王申酉文集》,读完写了篇文章《岁的施平书记如今还健在,思维也很清楚。 上海同学还经常把家里可口的饭菜带来和我们外地同学一起分享。 上山下乡年,经历了无数磨难的我,又回到了天真无邪的学生时代,在这个闻名全国的美丽校园里,度过了年最幸福的时光。 年,吴铎老师作为重庆市的学生代表之一,出席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次学生代表大会,又是乘坐民生公司的轮船出川的。

年他参加新中国第二届全国高考,被录取到华东师大,也是乘坐民生公司的轮船到达上海的。

没有想到历经沧海桑田三十多载,他居然在年四川省的招生名录上,见到了卢作孚先生的孙系骨肉。 这一见,唤起了他那数不清的儿时回忆。

没想到“歪打正着”,幸好我在志愿表上“坦白交待”。

直到现在,我与吴老师还保持着联系,衷心感谢他把我带到一个。

上一篇:关于处世方面的名言10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