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飞燕的衣裳没干,头发也湿漉漉的。 她裹着君九辰宽大的衣裳,屁颠屁颠跟在君九辰背后,竟也不显得落魄狼狈,反倒像个小跟班一样,颇为滑稽。   外头烈日当空,石道里却昏暗阴凉,孤飞燕没走多久就不自觉打起了哆嗦,凉了。   君九辰也感觉到阴凉,他终于回头了。 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冷冷说,“你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比起你,本王更会救芒仲!”  天知道他是怕她冷想吓退她,还是,只是怕有什么意外把丑话说前头而已?而在孤飞燕看来,靖王殿下是故意吓唬她的,不希望她冒险。

她可不喜欢这么严肃的气氛,她嘿嘿一笑,开起玩笑,“没关系,殿下和芒护卫若都出了意外,我两个都一定要救!”  君九辰瞬间无语了,并不觉得她这玩笑好笑。

他瞥了她一眼,转身继续大步往前走。

孤飞燕原本也只是顺口开个玩笑而已,见君九辰的反应,她就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都还蛮喜欢靖王殿下无话可说的模样,莫名地觉得有些熟悉,有点亲切。   确实,起他冷漠的样子,他无语的表情多了一些人间烟火味儿,是有那么一点点亲近感的。   君九辰继续往前走,孤飞燕立马跟上。

石道很长,越走越暗。

可是,走过一段暗路之后,他们就又看到了光,是火把的光。 循着光的来源走去,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一道拱形的石门。

  石门之内,是一个封闭的圆形石室,墙壁上画着密密麻麻的小太极图,而地上和穹顶,则各是一副巨太极图。   整个石室,没有其他颜色,只有黑和白,却足令人矣眼花缭乱,头昏目眩。

孤飞燕才盯了一会儿,就感觉墙壁上那些小太极都在转动,她连忙避开视线。

  对于这黑和白,她已心中有数了。   这黑色,用的是松烟墨,无论是写字还是作画的墨都有很多种类,而能入药者,唯有松烟墨。

此药,味辛气温,专治肝肾;这白色,用的是蛤粉,由蚌蛤壳研磨而成,蛤壳亦是一味良药,性寒味咸,内服可清热化痰,外敷可治湿疹烫伤等。   换句话说,图上皆为药,她轻易就能让这些太极图全部消失。   孤飞燕环视着,寻找安全的位置下手,这时候,君九辰却在门边发现了一个隐藏的机关。   他靠在右侧墙边,冷冷道,“站到我背后。

”  孤飞燕乖乖照做,她一站好,君九辰就触动那个机关。

  刹那间,数道利剑便冲他们正对面石壁上太极图中射了出来,朝他们这边疾驰而来!  君九辰想也没想,立马将孤飞燕拉到左侧,压在墙上,将她护在自己和石壁之间。 而利箭越来越多,不仅仅往往右边射,而渐渐地也往中间射来。

君九辰将孤飞燕护在左边墙上,自己的后背却是暴露的。 利箭几乎是贴着他的后背疾驰而过,可谓是异常凶险!  他们已经没有躲避的机会了!君九辰的手都极难动弹,稍稍往后一些,都可能中箭。

  幸好,箭雨只是一会儿。

很快,利箭就越来越少,直至消失。

  一切发生得太快,孤飞燕都来不及反应过来。

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吐了口浊气。 她刚想动,君九辰却突然逼近了一些,近得胸口几乎要贴到她额头上了,他冷声,“别动!”  孤飞燕都懵了,只觉他清洌气息扑面而来,压力也迎面压来,她都不敢看他的脸,别过头去,只觉得空气都稀薄了。

  靖王殿下这是……  孤飞燕都还未来得及想歪,就听到凌厉破风声,她转头看去,竟见数道利剑从对面那些太极图里飞出,疾驰而来。 一道道,全都从靖王殿下背后呼啸过去。   这些利箭的来势比方才还凶!  孤飞燕倒抽了口凉气,心想,若非靖王殿下谨慎,有所防备,此时他们怕是已经中箭了吧!  这一回,利剑却不断飞射出来,迟迟都没有停止。 他们也不知道会又多少利箭,更不知道会不会又利箭往左侧射过来,只能等下去。

  君九辰可不会傻等,他的手大动作不了,拿不到背后的剑,但是,他已经抽出了藏在腿上的短剑,随时准备挡箭。   躲不了,可以挡!  孤飞燕眼睁睁看着利箭从君九辰背后飞射而过,她实在担心。 她无暇多想了,使劲地往墙上靠,恨不得把自己嵌入石墙里,好让靖王殿下再靠近来一些,离那些利箭远点。   她一边拼命往墙上靠,一边认真说,“殿下,您再靠过来一些,下官没关系的。

”  君九辰一直盯着那些利箭看,听了这话,他才分心。

他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并没有动。

孤飞燕又道,“殿下,下官没关系的。

”  君九辰仍没有动,可是,过了一会儿,孤飞燕都没劝了,他眼底闪过一抹沉色,似怨似恨,却又似有些疼痛。

他忽然贴紧,压住她,压得紧紧的,像是恨不得能再靠近她一些,恨不得同她融为一体,就差没有伸手将她拥入怀中了。

  如果,以前是不打算错过。

  那么,现在则是不打算……放过!  孤飞燕,本王到底该以怎样的方式,不放过你?  君九辰幽深的冷眸渐渐浮出了狠意。 孤飞燕的脸紧贴在他胸膛上,一颗心砰砰砰狂跳。   太近了,真的太近了!  虽然她刚刚说了不要紧的,可是,他真正压过来,她还是慌了。   近得她都能感受到身体每一处线条。 而他,是不是也如此。

  他是靖王殿下呀!高高在上的靖王殿下,她最敬重、爱戴、崇拜、喜欢的靖王殿下呀!  怎么可以这么近?  孤飞燕慌乱中,心中忽然浮出了熟悉感。

这一幕好熟悉呀!  臭冰块!  她和臭冰块第一次偶遇,也是这样的。 他擒住她,将她压在石壁上。   为什么,这种感觉这么相似。

  很快,孤飞燕就忽略了这份熟悉感。 她不想再想他的,尤其是想他和她之间的种种。   这个时候,一波利箭忽然朝左侧而来,袭向他们!  君九辰毫不犹豫,一手圈住了孤飞燕的腰肢,将她紧紧拥入怀中,一手持短剑挥扫……。

上一篇:第274章 这招居然有效

下一篇:第276章 怕什么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