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淡出人们视野的海南农垦

  北方的农业开发商,并没有比长期在这块土地上生存久远的本地居民更了解热带农业,是他们比当地人更敢用化肥、农药、膨大剂等催生剂,并敢超越底线。 这点在海南种植的香蕉、冬季反季节瓜菜得到了印证。

不仅破坏了本地原生态农业的品牌,也给这块土地留下太多残留物而无法恢复到原生态。

  橡胶经过三十年的生产期,到了更新期,催生了本岛木材加工行业,本岛有上百家木材加工厂,主要原材料来源为农垦每年十万亩的更新胶园,招标出售为农垦增多了几个亿的增值。

农垦也有几家木材厂,整合组建了林产集团,吸收了岛内和外地的开发商为股东,集团企业的加工木材能力不及要更新胶园的20%。 大量的木材资源以所谓的保护价(实际是低于市场价的一半)落入到了几个股东手中,经转手高价流入市场,那个时期是木材的黄金十年,赚得钵满盆满;但也是橡胶价格低迷期;也不愿以招标或者市场价格增加更新胶园的收入去补给橡胶收入减少造成的财务亏损黑洞。 是应了大人物一句话,要保护垦区的林产木材加工业。 然而它每年创造出的利润也不及这两种价格(保护价、市场价)价差收入的10%。

在躺着就能赚钱的优厚环境中,它不会去追求木材产品的质量、品种的开发、技术的创新、设备的进步和市场的延伸。

十年走来,林产集团还是老样子。

这里就提出了一个观点:保护之下如何创新进步的问题和更新胶园如何通过市场化配置达到利益最大化的问题。

上一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能吃的暴龙六脉神皇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