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底,离过年越来越近,眼看着先行还有几天就放假了,程双也刚刚从外地回深城,说好了她请吃饭,结果正赶上丁恪也要做东,所以就有了眼下四人坐在同一张桌上的画面。

  程双一个劲儿的捧丁恪,“还是学长亲,我前阵子还念叨说想来这家饭店吃,这不,心有灵犀了。 ”  陆遇迟无情的拆穿她,“少来,只要不是你作东,哪家店跟你都是心有灵犀。 ”  程双一脸正经,“怎么说话呢,我是差一顿饭钱吗?”  陆遇迟一副‘你心里没点B数’的表情。

  丁恪从旁笑道:“程双说的对,给我面子才来我的局,咱们平时见面也不容易,想吃什么随便点。

”  程双越过陆遇迟,举杯向着丁恪说:“学长我敬你一杯,别搭理死浴池,他就是羡慕嫉妒恨,嫌我跟你更亲。

”  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说者有心,某些人听着也有意,陆遇迟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程双,她马上给予挑衅。   酒杯拿到唇边,程双正在喝酒,听到丁恪打趣,“你们几个在大学的时候就特别好,我以为小陆不跟姜西在一起,肯定会跟你是一对儿。

”  “噗…”  程双猝不及防的呛了一下,右手边的闵姜西随手抽了张纸巾递给她,面不改色的低头吃东西,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镇定自若的听八卦。

  “咳咳…”程双擦了擦嘴角,看向丁恪,“学长,是什么让你产生了这种危险的想法?”  丁恪看了眼垂目吃东西的陆遇迟,笑着道:“女才男貌,又都是单身,这不早晚的事儿嘛。 ”  程双说:“你问他行不行,反正我是白富美,他来我家必须要倒插门。

”  丁恪面向陆遇迟,“小陆,你怎么看?”  陆遇迟面色如常的说:“现在的女人大致分三种,第一种,以姜西为代表的清心寡欲峨眉派;第二种,以程老二为代表的家有皇位继承,生怕别人谋夺家产派;第三种,想要靠找个对象换个老公就能一夜暴富的异想天开派。 ”  “我算是看透了,干嘛非得找个女的谈恋爱结婚,俩男的在一起,最少也是两套房两辆车,强强联合。

”  他话音落下,丁恪脸上的笑容变大,边笑边道:“你把我都给说的动心了。

”  陆遇迟眼皮一掀,看向丁恪,“要不你考虑考虑我吧。

”  丁恪知道陆遇迟家里不差钱,打趣道:“咱俩要是在一起,算是谁倒插门?”  陆遇迟说:“看你,我都行。 ”  丁恪道:“按实力那是我攀高枝了…”  两人旁若无人的聊天,丁恪是调侃,陆遇迟是走心,程双听的热血沸腾,闵姜西心里却有点儿难过。

  被爱的总是有恃无恐,很爱的总会小心翼翼,见缝插针的讨好,控制不住的心动,明知对方没有认真,自己却一厢情愿的配合表演。

  陆遇迟要想追上丁恪,难,难于上青天。   吃饭中途,丁恪接了个电话,“你回深城了?”  “我在外面吃饭…”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丁恪忽然抬头看了眼闵姜西,道:“我正跟她在一起,你要过来吗?”  闵姜西看向丁恪,眼神略显茫然,丁恪在笑,“好,我把地址发给你。

”  见他电话挂断,闵姜西问:“谁啊?”  丁恪笑说:“楚晋行。 ”  然后无一例外看到闵姜西努力维持镇定自若的表情。

  程双倍儿激动,“楚晋行要过来找姜西吗?”  丁恪应了一声,程双当即看向闵姜西,“你是不是瞒我什么事儿了?”  闵姜西道:“你别听他诓你。 ”  程双又看了眼丁恪,丁恪不辩解,干脆大大方方的亮出通话记录,最顶上的那一个,赫然标注着楚晋行。

  有人看的是熟人名,有人看的却是生人名,陆遇迟扫了一眼,看到丁恪的通话记录中,有一个叫倪欢的,名字后面的括号里赫然标注着6,也就是同一天里,他们通过六个电话。   出于暗恋者的第六感,陆遇迟觉得倪欢是个女人,只是不确定她跟丁恪之间的关系是工作伙伴还是私下的朋友。

  程双看到楚晋行的名字,触电似的去晃闵姜西的胳膊,激动溢于言表,闵姜西表面镇定,心底诧异,就算没办法反驳楚晋行跟丁恪通话的事实,她也不会轻易相信丁恪说楚晋行要来找她。   丁恪看出闵姜西心中所想,似笑非笑的道:“你看,我骗你干什么?地址我都发给他了。

”  闵姜西面不改色的问:“他找我有事吗?”  丁恪故意卖关子,“你们俩的事儿,我怎么知道?他找你又不找我。

”  闵姜西无语,程双坐不住椅子,连连道:“有谁能告诉我,我不在深城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遇迟说:“你给我一百万,我给你透个信儿。 ”  程双马上假装开了张支票,随手一递,陆遇迟一本正经的说:“拿张十万的糊弄谁呢?”  程双道:“呀,被你发现了。 ”随后又补了一张。   丁恪觉得好笑,闵姜西一脸看智障儿童的表情盯着两人,沉声说:“要我给你们开法院传票吗?”  这样一说,陆遇迟跟程双才消停下来,既然楚晋行说要来,他们等着就是。   闵姜西一直很淡定,实则心里也在打鼓,楚晋行应该是来找丁恪的吧?丁恪最爱开玩笑了。

  约莫半小时的样子,闵姜西手机响起,她掏出来一看,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楚晋行’来电的字样,惯性紧张,闵姜西划开接通键,礼貌叫道:“楚先生。

”  “我在饭店门口,你现在方便出来吗?”  闵姜西忙道:“好,您稍等一下,我现在出去。 ”  电话挂断,闵姜西起身。   程双急的不行,“楚晋行叫你出去?”  闵姜西不理她,程双假意抬起屁股,“我跟你一起去。 ”  闵姜西一个眼刀飞过来,十足的警告,程双老老实实的坐下,“不去就不去…”  闵姜西快步来到饭店门口,楚晋行站在黑色车边,一身黑色的长风衣,露出里面的黑色西裤和浅灰色羊绒毛衣。   她见过他大学时期的照片,流传于夜大校内网,那时候他很爱浅色,跟现在不一样,但眼前的他,莫名的让闵姜西觉着,他一直都没有变。

上一篇:第273章 假话听多了也会累

下一篇:第274章 这招居然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