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穿着碎颅医生制服的陈歌,顾飞宇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过了几秒钟他才觉得这样不太好,赶紧回道:“已经送出去了,那三个学生当着我的面给的五星好评,他们都说玩的很开心,希望你不要为难那个鬼屋演员。 ”  “开心?”陈歌点了点头:“开心就好。

”  “陈哥,那两个游客是怎么回事?都晕过去了,要不要紧?”顾飞宇犹豫着问了一句:“还有学生们说的鬼屋演员是什么情况?”  “小事,你在我的鬼屋工作要习惯这些。

对了,以后你也要学习一些急救方面的知识。 ”陈歌让顾飞宇扶着魏五和孔祥明:“先把他俩锁到化妆间里。 ”  “急救知识?锁进化妆间?”顾飞宇一头冷汗,怎么感觉跟进了黑店一样?  “他们不是游客。 ”陈歌知道小顾误会了,随口解释到:“新世纪乐园重整旗鼓,和我们恐怖屋捆绑进行大规模宣传,结果有些人不愿意看到我们重新崛起,所以就派人来捣乱。 ”  “原来是这样啊。 ”小顾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大城市的水果然好深。

”  小顾背着魏五,陈歌拖着孔祥明,两人走到最后一间教室门口又停了下来。   “还有两个游客在鬼屋里,他们应该在右边的场景当中,你在这别动,我去去就回。

”  陈歌扔下孔祥明赶往女生宿舍,顾飞宇一个人站在教室外面,总感觉教室里有人在看着他。   “陈哥,我和你一起过去!”  进入右边的走廊,隔着很远都能听见争吵的声音,那位叫做娜娜的游客脾气火爆,铁了心要和男游客分手,愤怒冲昏了头,也不觉得周围的场景阴森了。

  “这俩人在搞什么?跑鬼屋里吵架?”  两个游客站在走廊中央,附近也没有什么惊吓点,他俩吵的不可开交,完全看不到停止的意思。

  “哥,你走慢点。

”顾飞宇连拖带拽,把怪谈协会的两个成员也弄了过来。

  “你过来干什么?”  “我是担心你,想过来帮忙。 ”顾飞宇往前面看了看,岔开了话题:“这俩人吵得好厉害,咱们要不要过去劝劝?”  “清官难断家务事,劝什么?”陈歌晃动碎颅锤,觉得还是怪谈协会的成员看着顺眼一点,至少自己不爽可以一锤子砸过去。   “看他们吵的好凶,会不会出事?毕竟是在咱们鬼屋里,传出去影响不好。 ”顾飞宇站在陈歌后面,在鬼屋里围观别人吵架,多少有些不厚道。   咱们鬼屋出的事还少吗?陈歌很想这么回他一句,但是为了不给新员工造成太大的心理压力,他硬是忍了下来:“这俩人如果真想分,就不会跑这墨迹半个小时了。

”  取出人皮面具,陈歌重新戴好,扬起了碎颅锤,朝那一对情侣走去。

  他还没有靠近,就看见那个女的一把将男人推开,独自钻进了旁边笔仙所在的宿舍,然后关上了寝室门。

  男人在外面捶打房门,屋内传出女人的哭声,但对方就是不开门。   “颜娜娜!”  女人在里面锁上了宿舍门和窗户,男人站在窗外朝里面叫喊,可是女人似乎铁了心想要结束这段感情。   “陈子民,我们是在鬼屋相遇的,今天就在这里结束好吧?两年六个月零一天,感谢你带给我的所有美好。 ”  “我真的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分手?我对你不好吗?”  “你不用质问我,都是我不好行不行?”  争吵再度升级,远处的陈歌实在听不下去了,他拖着碎颅锤越走越快。   脚步声响起,门外的男人看到了陈歌,说实话他有一点害怕,但是此时正在气头上,怒火掩盖了恐慌。   发现陈歌不识趣的过来,他甚至还有将怒火转移到陈歌身上的意思。   指着陈歌,男人嘴唇已经张开,但没等他发出声音,陈歌突然加速,狂奔而来,抡起碎颅锤直接砸在了门锁上!  木屑翻飞,门后的锁头直接崩飞出去,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响。   还在争吵的情侣全被震住了,尤其是刚才想要开口的男人,锤头带起的风似乎是擦着他嘴唇过去的。

  张大的嘴巴无法合拢,男人看着陈歌那张人皮碎脸,眼皮打颤,感觉身体失去了控制。   女人也顾不上哭了,发出一声尖叫。

  那男的想要进入宿舍,但是双腿发软,两耳嗡鸣,往里走了一步后,身体向前倾倒。

  “子民!”女人抱住男的肩膀,在这种时候主动护在了男人身前。

  把碎颅锤从门板的窟窿里取出,陈歌略有一丝尴尬,最近砸人次数太多,力气似乎也变大了。   他干咳一声,取下人皮面具,看着被吓了一跳的两位游客,在他们缓过神发怒之前,开口说道:“遇到危险时,你老公第一个想法不是逃走,而是进入屋里找你,可见他是多么的在乎你。

”  陈歌又对着那个摔倒的男游客说道:“你跌倒在地,你老婆什么也顾不上,跑过来抱住你,护在你身前,这样的女人错过了,你恐怕要后悔一辈子。

”  走进屋内,血衣飘动,陈歌微笑着将两个还在发懵的游客扶起。

  “你们互相爱着对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清楚这一点就足够了。 ”陈歌把碎颅锤放在一边:“如果你们不相信彼此的话,我们还可以来玩个小游戏。

”  两个游客手脚冰凉,莫名其妙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陈歌安排在了椅子两边,他俩手指交叉在一起,握着一杆缠满透明胶带的圆珠笔。

  “我这鬼屋开了很多年,有些东西已经通灵,这杆圆珠笔就是其中之一,你们可以拿着它问出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它会给你们答案。

”  那对情侣刚刚从陈歌破门而入的震撼中清醒过来,他们看着彼此的眼睛,感受着对方掌心的温度,过了许久,终于开始了笔仙游戏。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能不能告诉我,他(她)最爱的人是不是我?”  陈歌在一边听得牙酸,疯狂暗示笔仙,想要赶紧把这俩人送走。

  几秒过后,掌心的圆珠笔开始移动,两名游客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惊讶。

  鼻尖落在纸上,写出了一个“是”字。

  送走笔仙,游戏结束,但是两名游客握在一起的手却没有分开。

  “子民……”  女的低声道歉,男人顺势将她抱住。

  “我以后一定会好好陪着你!”  “我应该多体谅一下你的。

”  “没事,老婆。

”  “你俩有完没完了!”陈歌抓着碎颅锤的手背上暴起青筋,他感觉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老板,实在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两个游客这才分开,对陈歌又是道歉,又是感谢。   “要不是看在你们是在我鬼屋里相遇相识的,我才懒得管你们。 ”陈歌收起碎颅锤:“好好过日子吧,别分开以后再后悔。 ”  “恩,一定!”  目送两个游客离开,小顾惊呆了,他看见陈歌砸门的时候,手机都掏出来准备报警了,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陈哥,你真厉害,这都能行。 ”  “少废话,去楼上把工具箱拿来,这门要好好修一下了。

”。

上一篇:第26章 老板,你上电视了

下一篇:第270章 这一回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