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展人持久,千里共婵娟

    【此生,最美的你相遇】    散了场的风光,断了丝的思路,你是否记起,那年的风,吹乱了我的长发;那年的雨,淋湿了我的心扉。     闭上眸,那些倾泻了我生掷中的忖量,如潮流在心湖中汹涌开来,沉没了本觉得识破了尘世的心房。

    我想,若是,这生平,没有与你相遇,我仍旧是谁人我,无意做做梦,风俗站在站在星空下,凝听星儿密语。

我不会相识,这个天下尚有这样一种情,可以让人存亡相许,我也不会相识,这生平中,还会碰见这样一个你,让我倾情一世,让我心醉生平。

若是未曾相遇,我不会信托,有一种人可以百看不厌,有一种人一熟悉就认为。     你曾对我说,最荣幸的事是这辈子能在茫茫人海中与我相遇相知相爱。

    你曾对我说,最开心的事是一路看蓝蓝的天,一路享受暖暖的阳光,微笑着想着我吃冰激凌的样子。     你曾对我说,最的事就是牵这我的手永久不铺开,相依相扶到老。     每当我感受严寒的时候,你会牢牢抓住我的手,给我暖手;每当我无助失踪的时辰,你总会轻轻抚摸我的头汇报我:悠悠,有我在。

当时,我终究大白,这就是我要的糊口安之若素。     回望我们曾走的路,曾经许下的信誉,恍如隔世。

那一段甜蜜,你愿赐予多久?    是风说,全部风都轻云都淡,乌云遮不住阳光的刺眼。

    是歌说,全部幸福都很简朴,简朴到时刻一冲就冲淡。     是我说,这份情剪不绝理还乱,别是一样平常滋味在心头。

    犹记得那是花开,此时已落。 只是,这个严寒的季候,我照旧会淡淡地,淡淡地,想起你……    【旧事,纷飞谁的眼泪】    旧事如烟,纷飞了谁的眼泪?富贵落尽,尘封了谁的影象?    不断站,想开往地老天荒,想找一个相濡以沫的人,想找一个把我的照片放满一个单独的相册。

想找一个乐意每天抱着手机等我的信息的人,想找一个乐意天天晚上城市跟我说晚安的人,想找一个能在我受伤的时辰慰藉我的人。     人生就是这么多变,尘世仓皇,生平相遇,三世情缘,碰见了,爱上了,最终分开了,失去了……是谁的错?    细数走过尘世旧事,有许多人会从我的生掷中走过,又暗暗地拜别,没有留下陈迹。 也有些人走过,却在心灵留下或深或浅的回想,就那么一向在我的天下里彷徨。

    三世循环,谁会为谁执着守候?    尘世有爱,谁会为谁不离不弃?    盛世浮华,谁会为谁一世孤寂?    倾城烟火,谁是谁花落烟云梦?    花开茶蘼,谁是谁的问鼎寥寂?    寥寂岁月,又辗转在谁的天边?    北风潇潇,光阴仓皇,剪不绝的情怀、理不乱的情愁,难以忘却往昔的一段。

    逝去的,终究不会再返来。 拥有的,还在不绝流走。

想抓住,可终究放了手,由于下一个站台不是终点,更没有我要的布置,谁也不会为谁逗留。

    【下世,依然为你等待】    生平有多长,我就能陪你走多远,一世有几多久,你又就能随你到止境吗?    我一度以为,我们会在滔滔尘世中,联袂走过。

我一向坚信,那是我们此生约定的兑现。

    你对我说,一辈子做一个妖冶的悠悠,每天快乐,好吗?    我对你说,这生平做一个微笑温顺的子凝,一世安好,好吗?    我忘了有多久没有人云云问我;我忘了有多久没有人再心疼我,我忘了有多久没有在说爱了。     窗外,风清月淡,愁了谁?    内心,浅浅忖量,伤了谁?    当风起时,当月圆时,面临流星,只是想暗暗的许下我的心愿,假若有下世,我的心海依然会刻烙着你的爱恋,而我仍旧会在前线真情等待你。 只求与你相伴到永世,永世。     【后续】    爱似有时却有情,茫茫人海,谁可相依?    白云,一朵接一朵,像盛开在天空里的木棉花。 妖冶的阳光穿过云层,洒在我的脸上,一些细细的暖流溶入身材,暖洋洋的,感受舒服。     多想,陪你看细水长流,一点一滴,没有止境。

    多想,宁静地过一段纯粹而瑰丽的年华。

有你,有我,一路渡过这个没有雪花飘飞的冬天。     站在夜幕的边沿,看着远处的衰退灯火,听着王菲的这首《进展人持久》,任思路慢溢……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上苍    不知天上宫阙    今昔是何年    我欲乘风回去    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世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该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别时圆    人有聚散悲欢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进展人持久    千里共婵娟Tag:。

上一篇:浅浅复点点,点点又浅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