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评价他是黄大年式的科学家 感情说说图片带字

  拒当院长,献身科学和真理  1962年出生,1978年16岁时考入中国地质大学,1985年23岁时硕士毕业留校任教;1994年32岁时破格升为教授,1995年获得湖北省地质科技一等奖,并被评为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十大杰出青年;2000年地球物理学博士毕业,2003年被聘为博士生导师。

生前,李德威在病中仍不忘工作。 资料图片  这是李德威的早年履历,他年纪轻轻时已成就颇丰。 李德威的学生、长江三峡勘测研究院有限公司高工罗文行说,老师思维活跃,不迷信权威。

“我考硕士时立志要选全校最牛的老师,一查,李德威老师是最年轻升教授的,我把他的论文打出来学习,好厚一大本,很难懂。 ”  1990年,李德威参加了“西藏罗布莎铬铁矿大比例尺成矿预测”项目,发现了许多与板块构造学说相矛盾的现象。 为了弄清原因,他每年都要花三四个月的时间奔波在青藏高原,足迹几乎踏遍了高原的每一寸土地。

饿了吃干粮,困了睡岩缝。

经过多年实地调查,1992年,李德威提出了以盆山耦合、下地壳流动为核心的“层流构造假说”,一举打破“板块构造假说”,以非常简洁的模式和合理的动力来源完整地解释了青藏高原上的各种现象。

  此后,李德威相继又提出了洋陆耦合、多级循环、四维动态成矿和地震热流体成因等创新理论,建立了盆山与洋陆耦合的地球内部系统动力学,和地核与太阳能共同驱动的多级循环地球系统动力学,初步形成了一套以青藏高原为基地的地学理论系统。   李德威的大弟子、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副教授刘德民说,当初他没来得及参加毕业典礼就跟着李老师去了西藏科考,毕业典礼那一天,老师在高原上对他说,要坚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不要随波逐流。

“他自己就是把一生献给了自己喜爱的事业。 2000年,校领导曾要他做某学院的院长,他谢绝了,说只想搞学术研究。

”  “他真的是献身科学,身上看不见一点点现代人常有的功利色彩。

他的科学兴趣极其广泛,对真理有执着的追求。

”著名地质学家、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尹安说,李德威对大地构造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对西藏以及中国的区域构造地质如数家珍,使他受益匪浅。   只争朝夕,凌晨两点前没睡过李德威生前在野外考察。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学生们都有被李老师深夜、凌晨回复的经历。 罗文行说:“有次深夜11点多,我写完项目报告发给李老师,他很快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怎么修改,我改完已经是凌晨1点多,他还等着看修改稿。 ”  “李老师说,他从没在凌晨两点之前睡过觉,早上7点前又起床工作。

其实,他就是积劳成疾……”陈棋流着泪说,尤其是这两年,李德威老师大部分时间在海南做干热岩研究,为了加快进度,他更是废寝忘食地工作。 身边没人照顾,他吃不好、睡不好,身体透支太厉害。   心系祖国,留下绝笔“中国崛起”李德威弥留之际在病房里讲课。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  追悼会上,有人评价,李德威是黄大年式的科学家。

  他的科研之路有一条明确的脉络:为了国家和人民。 他构建新的地质构造学说来解释地质现象,不是为了夺人眼球,而是为找矿找油找能源做参考;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他第一时间报名参加学校的科技赈灾专家组,被满目疮痍的灾区景象深深刺痛,他从此开始研究地震机理和预测技术,提出了陆内地震的热流体撞击成因假说、地震及关联灾害监测、预测思想与方法,并发表了一系列地震相关论文,对芦山、鲁甸、景谷、康定等强震进行了准确的中长期预测;在研究地震中,他发现地震与地下热能和热流体的局部聚集有关,他于是想到,如果把地下聚集的热能提前、缓慢地释放掉,就可以降低地震发生的可能性,降低地震的震级和破坏性。 同时,提取出来的地热能还可以供人类使用,他于是又开始研究深部地热能开发的相关理论和技术。

  2018年5月,对李德威来说,本是丰收的时刻:根据他的干热岩系统理论在琼北地区已打出第一口干热岩开发实验井,钻遇了超过185℃的高温干热岩并获取了岩芯和测井资料,“干热岩选区、勘探和开发学术研讨会”也在海南召开。 但做完报告后,他却是满头虚汗,一回汉就住进了医院,因病情严重,又转到北京住院,被诊断为嗜血细胞综合征。   2018年9月9日,李德威最后一次召集了10多名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在病房开会,边打吊针边听每人就自己的学业和科研项目进展。

  2018年9月12日,李德威住进ICU。

已经不能说话的他,借来护士的笔写下“开发固热能,中国能崛起”。 而他想给夫人说的话,到最后都没说完。

李德威教授弥留之际写的10个字:开发固热能,中国能崛起。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李德威教授的学生提供  2018年9月14日上午12时25分,李德威逝世,享年56岁。

  英才已逝,他的事业还在继续  李德威走了,但他的事业仍在继续。 李德威的骨灰随。

图片来源:长江日报记者李子云摄  在病床上他已嘱咐学生们,他还有三本书没有完成,分别对应着他的三个科研方向——《盆山耦合与下地壳流动》、预测地震和干热岩。

“第一本书已快成形了,第三本可能还只有大纲。 我们可能没有李老师聪明,但只要像他那么勤奋、认真,总能做成。

”刘德民说,李老师有100多名硕士、博士弟子,大家一定会完成他的遗愿。   罗文行更觉得重任在肩——研究地热方向的他,曾听老师畅谈过理想,通过8年左右时间,成功打出多个干热岩井,利用的固热能能达到三峡电站的装机容量。 “美国搞干热岩30多年没有大的进展,但李老师的理论和方法不一样,如果他活着,只要七八年,一定可以达到很大的规模。

他说,他将沿着老师开创的道路走下去。 (中国文明网综合楚天都市报报道责任编辑陶恒)快评高原觅真知,创新已成生前事;地热寻远志,继学自有后来人。

上一篇:自学者提高学习效率的10种方法 深同感受的意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