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飞燕凑近,小太子明明都下决心了,却突然又有些迟疑了,迟迟没出声。   孤飞燕认真看着他,柔声安慰道,“你别怕,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泄露出去。 你若是不想让靖王殿下知晓,我也绝对不会说!”  小太子看着孤飞燕,眨巴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仍旧还在犹豫。

  孤飞燕越发不安,她想,就靖王殿下对这孩子的疼爱,还有这孩子对靖王殿下的依赖看来,他们兄弟俩应该是没有什么矛盾的。

让这孩子不回家唯一的可能就只有天武皇帝了。   天武皇帝是什么人,她再清楚不过了,会不会是天武皇帝逼这孩子对靖王做什么呢?要他们兄弟反目呢?甚至要伤害靖王殿下呢?  孤飞燕试探性地问,“是不是你父皇,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  小太子的眼神立马就变了。   孤飞燕知道自己猜对了,她又试探,“你父皇逼你做的事,一定是瞒着靖王殿下的,对吧?”  哪知道,这话一出,小太子眼眶竟一下子就红了。   他看着孤飞燕,看着看着,突然扑到孤飞燕怀中,紧紧地抱住,哽咽起来,“他们……他们逼我了!他们一直在逼我!”  孤飞燕没想到小太子的反应会这么大,她轻轻抚拍他的后背,追问道,“逼你做什么了?”  小太子却哇一声哭得更凶了,“杀人!杀好多好多人!呜呜……他们不许我告诉皇兄,父皇说我如果告诉皇兄,他就要把皇兄放逐到北疆去!让我一辈子都见不着皇兄!”  孤飞燕怔住了!事情比她想象中的更加严重!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让这么小这么善良的孩子杀人?杀好多好多人?怎么回事?!这是要干什么?  她正想问询,而开了口的小太子却停不下来了,要知道,他保守这个秘密保守了很久很久,他早就已经忍不住了!可是,他没地儿说,他不敢皇兄,更不敢告诉任何人!  这一回出行,其他是他想逃跑的。

若不是遇到那个刺客,他都已经准备摆脱护卫逃跑了!  他一边哭,一边说,“他们抓了好多囚犯,逼我一个一个杀掉,呜呜……三年了,已经三年了!我害怕,我不要回去!”  三年了!  孤飞燕无比震惊,更是无比愤怒!  小太子埋头在她怀中,越哭越凶,“孤药师,我杀了好多好多人,我还杀过一个小孩,比我还小,就六岁!大皇叔握着我的手,逼我用匕首刺到他心口里去!他一直看着我,死了都还一直看着我!我害怕!我经常做梦就梦到他……呜呜……我不要杀人……我不要再杀人了,我不要当坏人!大皇叔说当皇帝不能有妇人之仁,要为常人所不能为……呜呜,我不要当皇帝!我不要……”  小太子在孤飞燕怀中不停颤抖,一直哭一直说,仿佛要将三年来强压在心里头的恐惧与委屈全都宣泄出来。   孤飞燕抱紧他,眼眶红了,湿了,心疼得呼吸都难受,怒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可以这样!  怪不得了,怪不得这孩子宁可留在妆婆身旁,都不愿意回宫!比起妆婆,天武皇帝和大皇叔才更加可怕吧!他们才是真正的怪物吧!  到底要有多么残忍的心,才能对亲生儿子做出这样的残酷的事情?  小太子的心性又该有多善良,才能在那样残酷的逼迫中,在双手沾血的噩梦中依旧保持着一颗柔软善良的心,一双干净无暇的眼睛?  而三年了,这么小的孩子到底是怎么隐忍的,才能保守这个秘密,连他最依赖的亲哥哥都瞒着?不露出蛛丝马迹!  孤飞燕忍不住将小太子搂紧,她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每每做恶梦也都是这么哭,这么害怕恐惧,她恨不得自己能免去这海子所有的恐惧和痛苦。 她忽然发现,原来有家的孩子也未必会比没家的孩子幸福呀!  她听着小太子的哭诉,压着情绪,细细琢磨着。

就小太子说的话分析,天武皇帝还是帮凶,主谋应该是大皇叔!  她对这大皇叔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这位大皇叔曾经是君氏家族的大长老。 后来君氏建国称帝,大皇叔并没有登位,而是将皇位让给了亲弟弟,也就是现在的天武皇帝。   十年来,几乎没有人见过他,外界传言他仍旧过着隐世的生活,也有一些传言,说他是一个狂热的修气者,十年来一直在探究冰海之谜,企图寻到恢复真气的办法。

如今看来,他并没有隐世独居,这三年,他应该是暗中来过晋阳城的,而靖王殿下并不知情。

  思及此,孤飞燕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小太子并非一直跟大皇叔待在一起,但是,靖王殿下出生之后就是被大皇叔带走了呀!靖王殿下跟着大皇叔那么多年,小太子经历的,他是否也经过过?是否,还有比杀人更加残忍恐怖的事情?  靖王殿下这么冷漠的性子,可是被一日一日,一年一年逼迫出来的?  想起靖王殿下那张安静而冷漠的俊脸,孤飞燕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样,疼得无法形容。

她不敢想下去,着急的问,“大皇叔还在晋阳城吗?”  小太子这才抬头看她,满脸的泪水,“半年前他就去北疆了,可是,父皇,父皇说再过半年,他就要回来了。

孤药师,你把留下吧,呜呜……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孤飞燕轻轻地替他擦拭眼泪,她不希望这孩子回去,可是,她也很清楚,这孩子不能留在这里,这里有太多未知的危险了。   半年?  她脑海里盘旋着这两个字眼。

  即便她定期供应续命药,天武皇帝也不够吃,几乎每天都要吃到他自己的存药。

如果以这样的速度下去,不用半年,再过个三个月左右,天武皇帝就完全受制于她的药了。 而到了明年入夏,就算有药,也救不了天武皇帝的命。

  她还一直疑惑,天武皇帝在垂死之际,会作何安排?如今看来,天武皇帝其实早就已经安排好后事了。

他即便是死,都不会废太子,传位给靖王殿下的。

他是在等大皇叔回来,掌控太子。

  换句话说,天武皇帝是打算将天炎的大权让给那位神秘的大皇叔了!  靖王殿下,又是什么态度呢?是遵从天武皇帝的安排,听令于大皇叔,还是有野心谋位?  虽然答应了小太子保守秘密,可是,这么大的事,孤飞燕还是决定摊开来跟靖王殿下好好谈一谈。   只要靖王殿下有谋位之心,不为别的,就为了小太子这份难得的善良,她也一定帮到底!天武皇帝想续命,她会让他生不如死的!他不配当父亲,更不配当一国之君,万民之父!  当然,这一切的提前是她们必须安全离开这里。

孤飞燕朝出口缝隙看了去。 虽然又阴影,但是,她还是决定再潜一回……。

上一篇:第271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下一篇:第272章 他不是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