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  顾飞宇看着手机,没有多想就回了一句。

  “在,咋了?”  “这边有个业主打电话说看见可疑人员溜进了三号楼,咱们夜班保安人手不够,你要是没睡就过来帮下忙。

”  “可疑人员?行,我马上到!”因为自己的原因,害的老王被罚钱,小顾对此很是内疚,一直想找机会弥补,所以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拿着手机,顾飞宇小跑着来到芳华苑小区。   三号住宅楼紧邻着后门,顾飞宇朝保安亭里看了一眼,老王走的匆忙,连门都没有关。

  “不会出啥事了吧?”  他给老王打了电话,但是没有人接,进入三号楼后,微信上又收到了新信息。   “混进来的好像是个小偷,我们把他堵在23层了,你来的时候注意点。 ”  “好。 ”  小顾担心老王安危,直接进入电梯轿厢,他按下了通往23层的按键。

  电梯门缓缓闭合,小顾看着手机忽然觉得有点奇怪。

  “王叔打字很慢,平时都是发语音的。

还有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他为什么不接?”  心里疑惑,不过小顾并不认为是有人在故意欺骗他。   “我刚跑到城市里打工,要长相没长相,要钱没钱,别人也犯不着专门来骗我。

估计是王叔他们正在埋伏,不方便接电话吧。

”  显示屏上的数字在不断发生变化,电梯很快升到了二十三层。   “叔,我已经到了,你们在哪个房间?”  小顾轻手轻脚的走出电梯,他躲在走廊拐角,给老王发送信息,询问位置。

  “小偷好像在3239,我们埋伏在他对面的房间里,你过来的时候注意不要弄出太大声响。

”  抬头看了看漆黑的走廊,小顾记下了微信里的房间号,走了进去。   楼道里没有装灯,唯一的光线是从小顾手机里发出的,他看着两边紧闭的房门,放缓了脚步。

  距离电梯越来越远,快走到一半时,小顾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忽然发生了变化。

  楼下好像有人在使用电梯,又或者刚才有什么东西跑进了电梯里,总之电梯轿厢又回到了一楼。

  如果在这时候遇到了危机的情况,想要通过电梯逃离几乎是不可能的了,等待电梯重新上来,差不多需要一分钟的时间。

  “一楼有人上来?是其他保安吗?”  小顾等了一会,发现电梯仍停在一楼,并没有继续向上,他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没等他想明白,老王就又在微信里催促他了。   不催不要紧,这么一催,让小顾觉得有些不妙。

  “王叔打字没有这么快,难道发信息的不是他?”小顾早就有这个猜测,可问题的关键是他觉得自己身上并没有任何值得图谋的地方,老王微信里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会找上他?  小顾停下了脚步,他再次拨打了王叔的电话,依旧没有人接听。   “不接电话,但是却不断发信息,这是在掩饰自己的声音吗?”  不久前小顾刚在三号楼遇见过疯女人,差一点就被分尸,那段记忆成了他心中的阴影。

同时也给他上了宝贵的一课,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不再继续向前,而是小心翼翼朝电梯那边挪去。   “先离开三号楼,找到其他保安问问情况再说。 ”  小顾心里有一丝后悔,不该这么冲动的就坐电梯上来,巧的是就在不久前,老王还特意交代过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冲动。   贴着墙壁,走在阴森漆黑的楼道里,小顾心里越来越不安。   “电梯仍旧停在一楼没有上来,这就奇怪了。

如果不是一楼有人按动电梯,电梯轿厢怎么可能下去?难道是刚才有人躲在我身后,趁我不注意进入了电梯?”  寂静的楼道里,小顾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把他吓了一跳。   低头看去,微信上老王又发来了新信息。   “到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三个字小顾有点慌,他加快了后退的脚步。

  可他刚往后走了几米远,手机上就又发来了信息。

  “在不在?”  小顾拿着手机,没有去回信,他退到电梯旁边,按动电梯按钮。   停在一楼的电梯慢慢上升,小顾紧盯着显示屏上的数字,心脏砰砰直跳。

  给他发送短信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发送信息的频率明显变快。   小顾的手机不断震动,屏幕上重复弹出那条信息。   “在不在?”  “在不在?在不在?”  这个时候小顾已经可以肯定,手机那边绝对不是老王!  他越想越害怕,看着疯狂弹出的信息,身体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电梯上升到十一层时,老王突然停止给他发送信息了。

  手机不再震动,小顾这时才松了口气,他擦了擦额头,发现那里早已被冷汗浸湿。   “王叔的手机应该是被人拿走了,我要在对方发现之前赶紧离开。 ”  心里这么想着,小顾疯狂按动电梯按钮,在电梯上升到十四层时,他回头看了一眼。   走廊深处某个房间的门打开了一半,一道惨白色的身影正拿着老王的手机朝外面探头。

  ……  “从小我父母就教育我,希望我成为一个刚直不阿、正气冲霄的人,这也养成了我见义勇为的习惯。 ”  “当我看到有人无视法律作恶的时候,就会抑制不住的想要去将他绳之以法。

”  “我承认自己有一些冲动,但当时那个情况容不得我迟疑,如果我不出手,就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  陈歌晃动着手铐,义正言辞的看着审讯室桌子对面的颜队和另外三个警察。   “这就是你使用暴力,致使他们昏迷的理由?”颜队旁边的那个警察紧皱着眉头。

  “我觉得自己才是受害者,毕竟他们人数上占有优势。

”  “你见过受害者拖着两个加害人来报案的事情吗?”  “是他们先动的手,我问心无愧。 ”  陈歌和桌子另一边的四个警察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颜队咳嗽了一声,打破僵局。   “都别吵了,安静等消息,核实昏迷者信息的人,应该快回来了。 ”。

上一篇:第271章 就为这份善良

下一篇:第273章 假话听多了也会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