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景区为何被亮黄牌?只看重经济效益遭质疑

  三大著名景区为何“吃”黄牌?  没有尽到“向公众科普地球科学知识”之义,成为张家界、庐山和五大连池于1月9日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黄牌警告的主要原因。   警告:再评估不合格将被除名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这次检查并非“突然袭击”,虽然这三家自然景区的主管部门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向记者表示对此事详情并不清楚。

事实上,每隔四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对各国获得世界地质公园网络成员资格的景区进行评估,评估结果将作为保留、警告或取消世界地质公园网络成员资格的基本依据。

  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首批的世界地质公园,张家界、庐山和五大连池自然是常规评估对象。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代表处工作人员向记者谈到,在2014年以前,世界地质公园网络评估局还会对这三家世界地质公园进行再评估。

这次会更正式、更全面,如果仍未通过,这三家地质公园将会从世界地质公园网络中除名。   在受到黄牌警告后,张家界、庐山和五大连池无一例外承认错误,接受整改。

着手地质公园的Logo更新、科普教材的通俗化编印、加大导游培训等。   早在1998年,作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张家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亮出了黄牌警告。

为保住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招牌,张家界将景区内近34万平方米建筑物全部拆除,花费了10亿元人民币。   发展:有20个世界地质公园  广东省社科院旅游研究所总规划师陈南江分析:“张家界旅游开发的历史并不长,它和武夷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才开始,但它能很快超越一些五岳名山,主要得益于宣传。

比如它在进军韩国市场时,被包装成:‘韩国的年轻人不送父母过来,就是不孝顺’。

还有大肆宣扬《阿凡达》是在张家界取景拍摄。 它从这些炒作得益了,把市场做开了,就想一直坚持走这条路。 ”  景区建设的浮躁,被再次发了一张警告牌。

  纵观发展历程,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始提出“世界级地质公园”,当时中国积极响应,第一批就报了8个,在全世界是最多的。

不过,中国旅游营销专家委员会一位受访委员坦言:“景区申报的积极性在于,拥有一个‘世界’的名头。

”  因为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文化遗产申报是比较难的,“原则一个国家一年只能批一个,而中国的自然、文化遗产太多了,排队排得太长了。

所以大家纷纷申报世界地质公园,目前中国已经有20个。 ”  而有些地方一旦拿到世界遗产的牌子后,重视程度就厚此薄彼了。

这位专家表示:“或者说,拿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不想再投入。 ”  “在中国的旅游景区,这种现象比较普遍。

”陈南江说,不止一个景区如此,“有些4A级景区在检查验收时,有游客中心,但拿到‘牌’之后,游客中心就没有。 因为游客中心增加开支。

”  不过,“因为中国是个人情社会,按照惯例,出了状况,就内部消化。

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不一样了。 ”陈南江说道。

  尴尬:企业不可能承担教育工作  “世界地质公园”在2004年刚推出时,也没有太硬性的要求,有的景区做了,有的就没做。 2008年检查过一次,“因当时考虑的是先扩大队伍,后来就提高了要求,规范制度也是不断在完善。

”  从景区管理的现状来看,旅游景区都属于国有事业单位,虽然有财政拨款,但景区建设的经费不够,要靠门票收入来维持运营。

但景区需要宣传、建设,就只能靠引进企业来经营。

企业不可能去承担教育的工作,积极性自然不足。   还有一个难以忽略的现实问题:这些地质现象知识怎么向老百姓普及?有很多专业词汇,如果游客没有这样的知识基础,做标志牌的公司水平也不高,就会出现游客看了也不知说了什么,起不到预想的效果。

久而久之,景区的教育热情就消失了。

  中国旅游地理专业委员会委员章锦河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解说的团队也是各个景区的薄弱环节。 专业讲解员比较稀缺,大多数都是导游的讲解。 而导游常常以媚化、俗化、神化的角度来解说,例如导游会说一个山头像猴子的形状,却不太会说这是由什么岩石,经过多长时间演变而构成的。

”  即使有专业的导游词,解说员能背出来,“但如果游客补充问几个问题,可能也答不出来了。

”  此外,地质公园本来应该是学地理地质的实践地,但这些景区没有能与教学机构形成很好的合作关系。 学生进去没有特别的优惠,没有提供一个科研帮助。 江西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学院副教授李晓峰向媒体谈到,他每年都要带学生到庐山开展地质地貌专业实习,但庐山方面对此工作缺乏足够支持。

上一篇:早安心语:谦让过了头,就成了软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