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婆从孤飞燕背后拿来了原料盘,孤飞燕紧张得一颗心砰砰砰狂跳。 她想,自己应该是失手了。 然而,妆婆却没有发现她的小动作,他拿了颜料盘就走到一旁去,放置在一张空的桌台上。   他铺开了新的一张宣纸,似乎打算重新画一副。

  孤飞燕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后怕不已,可是,她没有第二条路,更没有时间犹豫,她必须尽快想到办法继续!  她正思索着,却见妆婆走到右侧,挨在墙壁上,似乎在看什么。

  难不成,这墙也有缝隙?君子泽就关在里头?  孤飞燕震惊之余,也顾不上多想。

确定妆婆不会回头,她连忙继续往颜料盘里下药,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搞定了。 她用的是两味很普通的毒,和颜料里的部分矿药混合在一起就会形成无色无味的毒气,慢慢地散发出来。 若非专业的毒师,绝对察觉不出来。   换句话说,只要这毒下成了,妆婆一定会中毒!  许久,妆婆才快步走回来,他原本木讷的阴阳脸变得格外认真严肃,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表情。 他提笔就作画,似乎都把站在一旁的孤飞燕给忘了。   “婆婆,那孩子……就关在那儿?”  孤飞燕怯怯地试探,见妆婆没理睬她,她等了一会儿就偷偷往右侧走去。

走近了,她还真发现墙上有不少小dong,而当她往小dong里认真一看,顿是倒抽了口凉气,只见靖王殿下他们全在里头,全都看着她。

  孤飞燕缓过神来,立马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小动作全被他们瞧见了。 她连忙朝他们打了个噤声的手势,让他们耐心等着。

  君九辰的眼神颇为深邃,百里明川满眼的笑意,君子泽一脸思索,芒仲眉头紧锁,大家可谓是表情各异呀!至于那个红衣杀手,则是神色复杂。 虽是敌对立场,可这种情况下,红衣杀手也不得不暂时配合孤飞燕,毕竟,他也非常不想被留在这个鬼地方。   孤飞燕多看了芒仲一眼,只觉得他那身全黑的暗卫装似乎跟以前的不太一样,只是,她没有多留心,很快就回到画台旁去,没有靠太近。   此时,妆婆已经勾勒好了线条,正在上色,他的表情比刚刚更加认真。 从孤飞燕这个角度看去,恰好看到他的侧脸,是那半边男人脸。   不得不说,即便孤飞燕看过他恐怖的阴阳全脸,可此时此刻,她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暗叹,这个怪家伙的侧脸真的太好看了。   他这半边男人脸长得很俊,虽然比不上靖王殿下的冷峻,也比不上百里明川的好看,更比不上白衣师父的超然脱俗,却自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是一种安安静静的俊美,干干净净的俊美。   孤飞燕紧张之余,都忍不住好奇起来,这家伙到底是男是女?年纪多大?卸下这阴阳装之后,会是怎样的一个真面目?  寂静中,时间仿佛都静止了,只有无色无味的毒气仍是散发,还有妆婆笔下君子泽的画像,渐渐清晰,不像是画出来的,而像是从宣纸里渐渐浮现出来一样。   又过了一会儿,妆婆收了笔。

他看了看原本那副,又看了看新画的这一副,立马朝孤飞燕看来,认真问道,“这幅,如何?”  孤飞燕刚刚说的什么帝王气质,其实是胡诌的。

她看了看旧的,又看了看新的,并没瞧出多大的区别来,她答道,“更差了!”  这刹那,妆婆那张阴阳脸就彻底拉了下来,变得更加恐怖。 他终于发怒了,“你根本不懂画,你耍我!”  这一回,孤飞燕不怕他了。

她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妆婆婆,我没有耍你,我就是下了点毒。

”  妆婆似乎不太相信,“下毒?”  孤飞燕原以为这妆婆是个面瘫,见他那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她才知道原来他的表情也是丰富的。   她不说话,就笑着等着,纯良而无害。

  很快,妆婆的脸就痒了起来,他不敢抓绕,只轻抚。 可是,轻抚着轻抚着,他竟抚摸到了脸上一小簇一小簇的疹。

他惊着了,“你什么时候下毒的?你下了什么毒?”  她认真说,“妆婆婆,你别急,你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只要把妆卸了,脸上的疹自然会消失。

只是,你一化妆,这疹立马就会出现,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颜料的原料和胭脂妆粉的原料有很多相同的,譬如朱砂、炭黑、重绛,蓝红花等。 孤飞燕在颜料里动手脚,自然是影响到妆婆这张满是妆粉的脸。   妆婆彻底被惹恼了,他冷不丁掐住孤飞燕的脖子,双眸里露出了骇人的杀意,“你找死!”  见状,隔壁的众人全都急了,尤其是君九辰和百里明川,君九辰第一时间抽出长剑倾尽全力劈向石墙,百里明川则抢来了芒仲手里的剑帮忙。 芒仲越看,心情越复杂,他看得出来靖王殿下和百里明川对孤飞燕的在意,这种在意并非因为孤飞燕能救他们,而是另有情愫呀!  靖王殿下不是都已经狠下心同她划清界线了吗,他怎么急成这样了?而百里明川这厮更难以理解,他不是巴不得收拾孤飞燕吗?他急什么?  君九辰和百里明川是真的急,自己都没察觉。 只可惜,这石墙太厚了,合他们二人力都无法撼动。

  君九辰终是怒声,“妆婆,放开她,本王能说服她给你解药!”  百里明川一听这话,一个激灵,急急大喊,“妆婆,你放开他。 本皇子知道你中的什么毒,本皇子能给你解药!”  孤飞燕在硬撑,整个人本就很不好,听了这两人的话,她更加不好了!  对于一个精通易容术,喜欢化妆之人来说,永远都不能上妆,那绝对是一件生不如死的事情啊!只要她再撑一会儿,妆婆一定会妥协的!靖王殿下那么精明,百里明川那么狡诈,他们怎么就蠢了,就看不明白这一点呢?  幸好,妆婆并不相信君九辰和百里明川,他死死掐着孤飞燕,声音一会儿阴一会儿阳,恐怖骇然,“把解药拿出来!”  孤飞燕就是不说话,不表态。 而就在她快断气的时候,妆婆松手了。 他阴沉沉地说,“给我解药,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能不能离开看你们自己的本事。 ”  孤飞燕咳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她道,“机会?什么意思?”。

上一篇:第262章 入画就要留下

下一篇:第264章 宝贝,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