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到我碗里来(沉水渊)

内容简介:《亲爱的,到我碗里来》是由作者沉水渊倾情打造的一本非常好都市小说小说,拥有严谨精妙的布局,层出不穷的悬念!本书讲述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几年前李彦霖用一个谎话拐到了女朋友几年后这个谎变成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一个障碍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顺利让前女友变老婆以下为本书的精彩书摘:  吴安雅神色郁郁,“他们一直在吵架,我原以为到了婚礼就好了......景淳出事那天,如曦打给我,我带她回来,她一直在道歉,我也没多想,可隔天她就拒绝我陪她,她说我是外人......”她露出一个自嘲的笑,“是啊......想想也是。

”  “结果我去上班时,叶景森刚好负责了景淳的事,来讯问,我问他能不能去看看景淳,他带我去了,没想到却让如曦看见了,后来我去灵堂时......唉,她居然说景淳对我有意,还把话都摊开来讲,真的好惨啊,冤死了,”她苦笑地看着他,“反正就是闹开了,我觉得烦,所以就算她后来又装没事说他们回南部了,我也没跟去。   “前两天,我跟叶景森去吃了顿消夜,他说他们已经锁定了犯人,可是以他的说法透露出来的资讯,似乎如曦也有嫌疑,唉,怎么可能啊,到底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觉得我又做错事了,真的好烦。

”  “景淳的事是意外,你何必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陈如曦不可能傻得去犯案,难道你不了解她”  “......我知道的。 警方也说他们有几条调查方向。 ”  李彦霖听她这么说,平淡的点评:“听起来,破案是指日可待。

”  吴安雅想了想,“也许吧。

”  可她依旧神色忧郁,看得他忍不住开口:“我说,你现在是庸人自扰。

”  “我本来就是俗人。

”吴安雅咕哝。   “俗人哪来这般傻,这几年,怎么就没看见你jiāo男友”  “忙得连吃饭都没空。 ”她不看他。   “藉口。 ”  吴安雅显然被问得有些烦躁,她“哼”了一声又不说话,默默地拣菜吃。

  其实他就是故意的。

  想想也觉得自己有些恶劣,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她。

  思念究竟能维持爱意多久两年、三年、五年  他原本真的想放手,她留在国内总是会遇上新的人,有新的恋情,那个未知的人能在她身边,吵吵闹闹甚或相互扶持,他原本是觉得,即便他顺利地拿到学位,四、五年间,也足够她也忘却这段不似感情的感情。

  他自觉不是甚么好男友,其实在这之间他有许多次都可以说实话,可却每每选择缄默,甚至放任她难受哭泣,她不记得自己曾问过他的问题,可他记得。   ‘你可以忘记心里的那个人,不要去追逐他,然后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好吗’  他第一次觉得心痛是那时候,那就是个幻影,他构筑了一个幻影挡在他们之间,她却深信不已,为此忌妒伤感,埋得那么深,深得连他都没注意到。

  可他还是退缩、害怕了。

  他一定会出国,分离是必然的,他不知道距离会磨掉多少感情,不只是学位,那时他妈疯了,越发严重,他必须送她出国医治,因为家里的事,他烦躁不已,要是告诉她真相,也许他们不用分手,但他只是拿这些不稳定的因素去折磨她罢了。   她若不明真相而放手,也许反而是相对安稳的途径。   随着时间拉长,她会忘记他,会开启新的恋情。

然后有一天他会变成对方回忆中的一抹淡薄痕迹。

  他原本真的是这样想的。

  叶景淳在他离开一个多月之后打了通电话把他骂了一顿。

原因是他从陈如曦那里听说了他们分手这件事。

骂得很难听,但对方也告诉他,吴安雅甚么话都没说,不管是好的或者坏的,她只是加了一个月的班,然后得了场重感冒兼胃溃疡住了医院。   那通电话收线之后,李彦霖紧握拳头感受到掌心的刺痛,他不知道跟心里比起来哪个比较痛,不知何时累积的泪水从眼眶滑了下来,一滴、两滴......直至汹涌难测,他双手捂着脸疼得压低了身体,低声地呜咽从指缝里传出,在这空寂的室内回dàng不已。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一直在背锅的二哥表示:好事者到底几个意思,小霖儿你说清楚。   老李:咳......那我就告诉你妈你是弯。

  二哥:......弯的招谁惹谁,错了吗!  第29章蔓草-6  他意识到自己错了。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不可能回头,所以他告诉自己,拿到这个学位,如果到那时她还在,那他就再不放手。   这半年多来,透过李麟他得知了吴安雅的各种近况,而他毕业前发现的那件事,也已经照计划执行了几个月,几个月后就要到收网的时刻,这是他最后一次设计吴安雅。

  回来前,他也曾悲观地想,也许到时他将一无所获甚至不被原谅,可现在,他信心足了点。

  嗯......可能到时还是得哄一下,或者被骂一下。 不过想想,也挺值得。   “你现在学位念得如何拿到了吗”吴安雅的声音把他从思考中唤回,她神色如常地询问。

  “嗯,前几个月终于毕业了,在原本老板的实验室当博后。 ”他说。   “那现在......还过得好吗”  他意识到这句话有歧异,但还是装作听不懂,淡淡地说,“还行吧,反正不急着回来,博后边做边等好缺罢,况且那边的环境也比国内好。 ”  吴安雅听了却没好气地回:“你明知道我不是问这个。

”  果真还是很在意啊,他有些开心,谎话随口就来:“嗯,我们相处得蛮好的,不太吵架,偶尔意见不合,沟通也蛮好的。 ”  “真的”  生物学里有个名词叫做‘阈值’,一个反应开始前需要足够的能量,那个所需要达到的能量高度下限,就叫做阈值。 经过了这个点,就可以引发反应。   他觉得,他现在给她设计的局就有些类似这个概念。 他现在每个谎话,都是在加强那个幻影的重量,是在加强吴安雅心中那个需要克服的障碍的高度,一个情敌。

  试想,倘若她在这个情形下还愿意去找他,要嘛,她就是看开了,要嘛,她就是想放弃。 前者是不爱,后者是爱。

所以他设计了一个危机,给她一个动机,把不爱的可能降到最低,至少她要是愿意去找他,好歹是看重两人之间的情谊。   还有情谊的话,至少不会闹得太惨烈。   不过,说来说去,他就是在作死,忍不住的对她使坏。   所以李彦霖维持着愉悦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加重语气,“还是你还想听甚么‘更近一步的’──”  “够了够了够了!”  吴安雅臊得满脸通红,瞪了他一眼。

  顿了顿之后,又用一种调侃的语气说道:“幸好我们认识的时候,就不会说:‘以后嫁给你的女孩是很幸福’之类的话。

”  “呵呵,你以为我真的没有想娶的人”他反问。   可吴安雅反而还有心吃菜,一脸没神经的问,“唔有喔”  “你。

”  她被重重的呛了一下,捂着嘴,狼狈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跑到洗手台前咳了好一阵,他也许应该站起来关怀一下,可他知道对方应该不会想听到他的道歉。

道歉要说甚么,‘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开甚么玩笑。

  所以他目不斜视地继续吃饭,只是淡淡地说:“啊啊,真受伤。 ”  等她止住了咳嗽,漱了口,终于有余裕回头过来,满脸窘迫的找他算帐:“李彦霖!你故意的吧,这混蛋。 ”  “嗯我说真的。 ”他只是陈述事实。   她反而表情空白了一阵,站在洗手台前,有些不安的绞着手指,神色犹豫,最后她说:“彦霖,我──,就算跟你jiāo往,也从来没想过要嫁你。

不是你不好,是我,从来没想过要嫁人。 我父母婚姻失败你也知道,不过是张薄纸,我也知道我会让yīn影缠住,我、我没有自信。 ”……由于版权问题,暂时无法提供小说所有全文内容。 但您后,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内容。

相关搜索:相关小说:12345678910。

上一篇:县商务和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2016年述职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