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有关,没错,就是我们的养老金问题!

  楼主的观点姑且可以称为学院派,或者精算派的观点。

  从基金本身的支付能力出发,精算并不是坏事,而且很有必要。 但是,不能一叶障目,不能泰山,拿局部来源谈整个支付。

  知道历史的人清楚,养老保险的发端,实出于80年代国有企业的退休费用统筹支付,换句话讲,是国有企业劳动工资总盘子里的,不再区分单位支付的统收统支。 后来,民营经济发展起来了,才有了个人、集体(社会)、国家共同负担的概念。

  而总体上来讲,社会主义劳动工资理论是把劳动者的退休费---或者叫养老金吧,纳入到国民收入二次分配中的。 国家制度体系不变,这一性质也不应当去变。   从具体的养老金来源--或者叫支付义务上来说,有人拿日本等国累积制养老保险模式说事,大喊收不敷出。

其实不然。

这里从企业劳动者的保险基金来源和支付义务上来看,实际有二块容易被人忽略。

  一是1983年利改税以前,已经退休以及已经参加工作而至1983年这一区间的支付义务,是应当由国有资本的收益方--国家财政支付的。

因为在支付的过程中,由于已经有现成的归集基金在那里,也就没有必要再另行拨付,而是以垫支的方式支付了。

因此,这笔帐如果真的出现现有的池子“入不敷出”时,还是要还的。 现实中,在一些老工业基地省份,国家实际已经采取了国有资本变现补贴的方式的进行了补充。   二是打破城乡二元结构后,原有生产资料--主要是土地使用权的农民,他们以亦工亦农以及失地参保的方式,加入了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支付体系,但是客观地讲,在他们没有以实际履行企业职工保险义务期间的应当支付部分,它的资金来源,还是要在土地增值变现中给予补充到养老保险基金池子里来的。

这一块,各级城市化进程中的政府财政收入中,其实是处于模糊认可,但不清晰的状态的。

  因此,仅就基金池子谈支付,实是一种误导。

仅拿别国体系参照,而失去本国的制度自信,也是一种误识。

上一篇:95后应届生要求8000元月薪,你泪奔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