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  孤飞燕先是一愣,很快就更凶了,“你这还不是添乱?你留下作甚?”  小太子犹豫了下,没敢跟孤飞燕说实话。 但是,他很认真地说,“我喜欢这里,我想留下来跟那个怪叔叔学画术。 ”  孤飞燕又好气又好笑,却也很纳闷。

这小子看起来比同龄人老成,可实际上却嫩得很呀!甚至都有些傻了,并没有储君该有的城府。   她吓唬他道,“小子,你也知道那个人是怪人。 你不怕他把你画到画里头去,永远都出不来吗?”  小太子很坚决地摇头,“不怕!”  孤飞燕又道,“那你就不怕他给你上妆,把你变成像他那样子不男不女吗?”  小太子想也没想,仍旧回答,“不怕!”  其实,他心里头还是害怕的。 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不会错。

他觉得那个怪叔叔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坏。

或许,那个怪叔叔只是太孤独了,所以才想把他们全都留下来。   孤飞燕哪猜得到小太子的心思,她突然倾身逼到他面前来,眯着眼,声音冷沉地问,“那你信不信你再胡来,我就下毒,让你这张小脸慢慢地溃烂,流脓,吸引一堆苍蝇过来。

”  这话一说完,小太子的小脸就白掉了,眼睛都有些发直。 他噎了下口水,才说,“你,你……你是吓唬我的!”  趁着小太子张口,孤飞燕突然塞了一颗药丸到他嘴里,迅速抬了一下他的下巴,逼他将药丸吞下。

  “你,你……你这个坏女人!”  小太子吓出了一声冷汗,立马用手抠,可是,怎么抠都吐不出来了。 他再聪慧再早熟也终究是个孩子,他终于吓哭了。   孤飞燕却乐了,她给小太子吃下的其实不是药丸,而是她最喜欢的甘草糖。 她暗想,对付这种熊孩子就该吓到他哭为止。 她严肃地说,“不许哭,你安安分分的,我就给解药,否则……”  她没说下去,而是轻轻拍了拍小太子稚嫩的小脸,呲牙而笑。 小太子立马就不敢哭了,但是,他咬紧牙关,瞪着孤飞燕,那双噙满泪水的眼睛闪烁着的全是委屈,痛恨和不甘。   他就不明白了,皇兄怎么会喜欢上这么坏的女人?  孤飞燕非常肯定小太子不敢再乱来,她由着他瞪,开始认真查看起周遭的环境。 四周一片漆黑,借助画廊里投下的光和小太子的夜明珠,只能看出个大概。   这是一条地下暗河,两边有岸,却十分狭窄,无法供人站立。

她们所在的小船系在岸边的石桩上,船上除双桨之外,什么都没有。

  孤飞燕用夜明珠往水里一照,发现这水很清澈,水中竟还有些游鱼。

她估计着这种地下暗河应该不会太深,顶多到她腰部。

哪知道,她拿船桨试了一下立马就被吓着了。 这船桨跟她差不多高,竟都够不着河底。   也不知道是对溺水有阴影,还是怎么了,孤飞燕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朝小太子看去,认真问,“小子,你的水性如何?”  天知道小太子有多不甘心,他至今都还在瞪孤飞燕,他没好气地回答,“本太子不会水!”  孤飞燕更加不安了,可是,待在这里不动和待在画廊里不动是一样的。

即便前方有未知的危险,他们依旧得闯过去。

  解开系岸绳后,孤飞燕就招手示意小太子过来,小太子坐在船尾,还在瞪她,“你要干嘛?”  孤飞燕没解释,反问道,“你不想要解药了?”  小太子怄着气,不情不愿走近,孤飞燕却拉他坐下,自己坐在他背后,双手荡船桨,将他整个人都保护在怀中。   小太子要挣扎,孤飞燕掐住他的双颊,冷冷说,“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不听话,后果自负!”  小太子不动了,他看得出来她是真心保护他。 他心里头好无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模样就像个小老头子。   孤飞燕理解不了他,也无暇理会。

她拿起双桨,开始一下一下用力划。

  周遭一片寂静,小船往黑暗中驶去,速度渐快。

孤飞燕一边划船,一边提防着两岸和水中的动静,一颗心始终是悬着的。   行了一大段河道,周遭却始终都是平静的,但是,水流却越来越急,孤飞燕就算不划桨,小船也能自动迅速往前行驶。   前方一片黑暗,充满未知,再加速下去,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孤飞燕不敢再划桨了,她一手圈住小太子,另一手握住一根船桨,准备必要的时候用船桨在石壁上助力,好减速。

小太子也意识到危险,他双手死死抓住船帮,盯着前方看。

  谁知道,行驶着行驶着,水流突然变得无比湍急。 很快,他们就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断崖!孤飞燕和小太子都没想到会这样,小太子惊声,“快停下!”  “你抓紧了!”  孤飞燕放开小太子,双手握紧船桨,用力撑在岸上,勉强让小船停下来。

小太子并没有听话,他捞起系船绳,相中了岸边一个小石柱,立马将系船绳抛过去。 可惜,他抛了几次都没有抛中,反倒让小船晃动起来。

而与此同时,孤飞燕撑不住了,船桨忽然滑落,小船迅速飘了出去。 站着的小太子差点落水,幸好孤飞燕及时拉住他。

  小船已经失控,疾驰而前,冲向断崖。   孤飞燕一手抓紧船帮,另一手紧紧地揽住小太子,厉声,“你抱紧我,快点!”  小太子不会水,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开船帮,更不能放开他!否则,这就不是留下不留下的事了,而是生死攸关呀!小太子也很清楚情况危急,他转过身双手圈住孤飞燕的腰,紧紧靠在她怀中。

  就这样,两人相拥,冲落断崖!  “嘭!”  一声巨响,孤飞燕以为小船要碎了,然而,小船并没有破碎,这悬崖落差也没有她想象中的大。 小船落入了一个更加狭窄的河道,继续急速而前,速度比刚刚还要快。

  孤飞燕和小太子都顾不上喘口气。 孤飞燕将船帮抓得更紧,而小太子早已埋头在她怀中了,他们都无比紧张。 要知道,速度越快,他们就越躲避不了危险。

  很快,孤飞燕就看到了前方河道有光……  有光?难不成她们逃出来了?  孤飞燕都来不及惊喜,小船就飞流而入,只见这光并非自然之光,而是河道两壁夜明珠的光。 与此同时,孤飞燕看到了河道在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岔路口,两个岔路口都通往一堵石墙,两道石墙爬满藤蔓,开门鲜花,可谓一模一样!孤飞燕终于明白这河道的危险所在了!这两堵石墙必有一堵是真的,一堵是画出来的。

她必须选对,否则,以小船如今的速度撞上去,必定船毁人亡!当然,她们可以选择跳船,但是,船毁了,她们怕离不开这里了吧?  小船疾驰,离岔路口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孤飞燕必须选一个了……。

上一篇:第268章 看来你不懂生命的可贵

下一篇:第269章 成为红衣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