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系列之一个人的火车 -抒情散文

  散文特色:中心集中,又有贯穿全文的线索。 生活感受,抒情性强,情感真挚,可以融情于景、寄情于事、寓情于物、托物言志可以融情于景、寄情于事、寓情于物、托物言志,语言清新明丽,生动活泼,富于音乐感。 当前位置:>>>一个人系列之一个人的火车一个人系列之一个人的火车时间:2017-04-13来源:作者:乱罪戏子本文标签:  一个人的火车  长安余韵  这里的女人很善良,很美。   她们喜欢把太阳关在月亮里面。   她们不想让月亮流泪……  男人去了。   女人就在这里寂寞地生长。

  像盛装的酒。

  像一粒温暖的忧愁。   村庄的月光  谁比月亮更动人,谁就同到了村庄。   十二月的雪落下来,沾着春节的热气,纷纷扬扬。 洒一地的诗歌。

  梦湿了玻璃的心,在夜里。   渗透着泥土,像穿裙子的风轻轻走动。

  我抱住你民间的羽翼。

不动声色。   扇动的蝴蝶在你的脸上,映出初恋的颜色。

春天说来就来了。

  移动  房子在移动。 树在移动。

天在移动。

地在移动。   楼宇逐渐稀少,旷野终于显现。

  k2286次,济南到北京。   进入包厢里,点点头,上铺上去两个,仰面躺倒,下铺一个,报纸掩面。

没有谁认识我。

没有谁知道我为何而来,为何而去。   远离一个熟悉的城市,回归一个陌生的城市。

城市与城市之间,我放逐自己的灵魂,蛇行猫步,逃离尘世五十六个半小时。

  麦地、桃花和旷野上的烟  麦地里高扬的水柱是迎我的舞蹈,麦地边严肃的大棚是迎我的阵列。 青青麦苗为我铺一层豪华地毯,夭夭桃花为我披一件惊世霓裳。

  这是北方的旷野。   想起故乡,该是紫云英怒放的季节了。

紫云英为水稻而生,为水稻而长,一生只做水稻的饲料。 故乡没有麦地。

故乡的春天,空气清甜,有暧昧的香。

  故乡也有桃花。 我离家那年,老屋身前背后的池塘边桃树刚刚长成,枝条伸向水面,与自己的影子嬉戏。 没有开花,我就走了。

开花的时候,我已在北方嫁接。

  一株,两株,在路边独自绽放。 三株,四株,终成桃林,泼墨于旷野。   烟。

匍匐在大地,抬头,拱身,蜿蜒走向天空。 旷野上的杂草成灰,成烟。

是什么草呢发芽,生长,成熟,终于老去。

从碧绿,到枯黄,是过程,是宿命,如果有灵魂,当在那烟里。   看火车的人  植树的人。

铁锨杵在地里,承受两只手和一颗脑袋的重量。 他在看火车。

衣服敞开,毛衣花花绿绿,是妻子一个冬天织好的吧把儿女穿旧穿破的拆了,红的,绿的,蓝的,杂树生花。

  修路的人。 黄色的马甲套在背上,黄色的帽子戴在头上。

他在看火车。 坐在草地上,烟头在指尖燃烧。

从哪里走到这里呢走过多少根铁轨,心里当是有数了。 走过多少根,可以看见,一个女人倚门而立  施肥的人。 红色的头巾,红色的衣裳。

她在看火车。

白色的颗粒从手心逃离,落到麦子身上。

脚步轻盈,目光闪烁,她惟恐伤害麦子。 只有这一刻,脚停了,手停了,眼睛追随火车。   他们看火车和火车里的人。 他们不知道,火车里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

  火车驶过。 他们植树、修路、施肥。   奶牛场、鸟窠和羊群  好多个奶牛场。

两个小的,一个大的。 奶牛站着,或者躺着。 白和黑在一头牛身上和谐、均匀。 没有人挤奶,它们在等待,等待白的乳汁填满,等待挤奶的女人亲近、抚摸,等待自己的身体流出财富,等待主人的脸上绽放如花的笑。   鸟窠无数。 在高高的树顶、枝杈横生处。 有的大,有的小。 大的是什么鸟的家,小的是什么鸟的家呢不见鸟,一家子依偎不语,还是在麦地里觅食、玩耍,或者举家远游,等待春暖。 离大地越远,离天空越近,它们把家建在人类只能仰望的高度。

  许多群羊。 近的,就在铁路边,看得见眼睛和犄角。

远的,只有一片白,在麦地中央移动。 它们不看火车,埋头吃草。 冬去了,春来了,它们惟一的任务就是吃草,长膘。

牧羊人在羊群身后,鞭子拖在地上,看羊,也看火车。

  俗世远去,铅华洗尽。 天空和旷野一样,辽远,纯净,干爽。

  太阳没有这般透明过,白云没有这般皎洁过。

  飞鸟在远处,倏忽不见。 风在天空和旷野之间穿行。

  精神离天空越来越近。   想起一个人  从昌平到山海关,他寻找他自己的火车。   他一路走过,默默数着脚下的钢轨。 没有寒冷,没有饥饿,没有疼痛,也没有幸福。 寻找,寻找,他的过程和他的宿命。 二十五年,他一直在路上。

二十五年,他想在中国成就一种伟大的集体的诗,他想融合中国的行动成就一种民族和人类的结合、诗和真理合一的大树。

  他的目标若隐若现,引领他的航标时明时灭。 他别无选择,只有前行、寻找。

  他选择火车。 火车具有风的速度、风的力量,火车在旷野上无所顾忌。   他弯腰,膝盖触到钢铁,坚硬、冰冷。

手、腹、胸,依次下去,缓慢、从容。 脸,胡须密集的脸,触到一根柔软的青草。 他盯着它,把它舍在嘴里,清香即刻贯注全身。   等待。

等待。

所有的寻找,二十五年的寻找,就是为了这一刻的等待。 他相信这等待是值得的。 他信任这钢轨,信任钢轨上那一辆属于他的火车。

  他感受到了颤抖,钢轨和身体的。 他听到了亘古传来的声音,亲切、悦耳,像年幼时忘了归家,母亲在村头大树下的呼唤。   他乘上了他的火车。

灵魂和肉体,与火车成为一体。   他日夜在旷野上飞驰。

看见麦地、桃花和旷野上的烟。 看见看火车的人修路、施肥。 看见奶牛场、鸟窠和羊群。

看见绿的、黄的、黑的和红的水。 看见女人在歌唱。 看见土堆越来越多。

  看见自己,精神离天空越来越近。 相关推荐无相关信息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sqsw/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风起迷行无弹窗,风起迷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门三派的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