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休眠期霜寒之翼最新章节

几个小时之间东境局势风云突变,萨尔人则突然发动了一波猛烈的攻势,使联军阵脚大乱。

很快联军上层发现一件恐怖的事情,他们的领导人,灵魂人物巫后竟然消失在了战场之上,无论敌人出动的高阶红衣法师对联军造成的杀伤多么惨重,都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带领法师团进行犀利地反击。 这让他们军心浮动起来,很快,真相披露了出来:巫后陛下在半岛南部的岛屿监察时被一个红衣巫师搏命袭击,不仅仅半岛巫师团死伤惨重,就连巫后本人也受了神力和祈愿术都束手无策的重创,灵魂和肉躯全部破裂,只能在重重保护中长久卧病等待其自然愈合。 根据巫师团的高阶巫师们推断,这个时间可能要数以十年计。

这个消息顿时让联军士气剧跌,萨尔国则士气如虹,几次战役之中连续击败联军,不过一个月的时间里战线又被推回了战争开始前的位置。 随着联军补给线的缩短和萨尔国攻势的减缓,战争形势重新陷入了僵持,很快天空中飘下了雪花,所有的战争都被迫停止了。

向北方漫无目的前进着的白河很欢迎这种天气,大光头的死亡让他情绪复杂又有些低落,一直过了月许才变得稍稍正常起来,这事件虽然值得长久铭记,但生活还是要继续,他一路上不太专心地练习着法术。 继承了光头的遗产,他的法术库存已经没了太大的短板,唯一比较悲剧的是专攻元素能量的塑能系法术,无论塔伦·灰月还是大光头似乎都对这类法术没什么兴趣。

不管怎么说白龙的法术库存已经足够了,单单研究这些法术的施法就需要不知多少个年头,研究这些魔法的本质所需要的时间更是无可计算,感受过了传奇法术堪比核爆炸的威力,白河更希望尽快建立一个稳定的基地,以求进行安稳的法术研究。 魔网笼罩整个主物质界,有魔力充沛的地方,也有贫瘠的地方,有稳定的地方也有不稳定的地方,想要找一个魔力充沛与稳定的区域并不容易,白河找过了几个著名的施法者聚集地和若干个被法力迷雾封锁着的鬼鬼祟祟的地方,意识到大多数这种地方都已经被别人占住了,并没有它的份儿。

白龙并不着急,他游荡过森林和平原,路过城镇的时候就变成人形打听消息,得知巫后重创不起,白河松了一口气之余,行动更加大胆了。

他并不确定这个巫后以后会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但在白龙看来想来是会的,一看就知道巫后是个脾气不好的中年妇女,迁怒之类的行为的再正常不过,何况自己的‘未来’一定给她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种情况下还不来找麻烦,实在是不太科学。

不过等个几十年过去,按照人类的生命周期,估计这个老婆子也忘得差不多了。

至于自己的‘未来’。

白河花了些时间在那面破裂的镜子上面。

大光头确实很慷慨,不过正如他所说的,他的半位面已经塌了,白河在这个袋子里面恒定了一个‘隐形仆役’,将袋子连接的半位面碎片之中剩下的所有完好的东西收集起来,得到了十几套质量不错的订制量产烟斗——能够自动打火并自动从半位面库存那里添加烟草,三本空白的法术书,几十颗宝石,一把金币,当然还有三件朴素的红长袍。 大多数法术卷轴在半位面崩溃中焚毁,留下来的也都是些没用的低级法术,倒有一根火球魔棒保存完好,不过在白龙看来价值也是有限。

唯一在白河看来十分有价值的是一根引路腰带,它幸运地在这种灾难中存活了下来,附加了对抗‘即死魔法’的强力附魔,白河用法术将它自带的引路之光隐去,作为臂带缠在了前臂上,这大概也是光头留下的遗产中最有用的一件了。 至于那面镜子,白河用人身照了几次,已经看不到自己年老时候的模样,显露出的是个青年人,而若是变成龙去看镜子,这面镜子就空空如也,并且在几秒之后,镜面的裂痕会在持续开裂中变得更深。 这个现象让白河意识到这个神器或许因为某种原因陷入了严重损坏的状态——或许在大光头行动之前还没坏得这么厉害,但显然被搞了一个大新闻之后,这面镜子就彻底地不行了。 这并不耽误白河对它的研究,研究的结果令白河大失所望:用它去照一只年幼的蚂蚁,镜面里会显示出一只成长后的健壮蚂蚁,把这只蚂蚁的腿儿弄断一只之后再用镜子照,也一样会照出一只断腿的蚂蚁。

这只镜子照射出的未来,似乎也只是基于现在的推断。

或许这样的力量就足够称为神器了吧,想起大光头所说的‘预言’的概念,白河把这镜子丢进了次元袋留待以后没事闲着时候研究。 向北一边移动着,白龙一边寻找着合适的基地,一直到了熟悉的赛斯特北方森林,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点。 谷地北面是另一片巨大的森林,林地已然满是积雪,白龙漫无目的地穿梭过林地,喜好寒冷的本能让他选择向北行去,人民穿着渐渐厚重,零星可见耐寒的矮人和雪地精灵分布在山丘与冰地之上,期间发生了几次冲突,结果当然是比较遗憾的,三体人们又多了新的实验材料——他们的心灵控制技巧,已经能够强迫这些人跟着白龙一起走了。

越过巨龙山脊的时候,白河忽有所感。 随着副脑的同化进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他的思维已经能够自由进出魔网第六层,他的精神在魔力压制效果之下显得越发坚韧,他现在能够轻松完成一个六环法术的计算,第七层魔网已经触手可及。 思维在魔网之上前进一层并不容易,每前进一层,对思维和精神的要求都比前一层高出数倍。

白龙渐渐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继续随便地大量使用魔法,会引发一种对现在的他来说很麻烦的后果。 强大的魔力随着不断施法在白龙体内沉积得更为厚重,白河知道,他迫切地需要一次长时间的休眠来调整自己的生理状态。 这也是龙类生理的一种平衡机制,头脑、魔力、肉躯不平衡的发展必须得到调整,达到相对协调的状态,不然下一次的年龄段之后,白河很可能会变成一个畸形。

这个休眠越早越好。

不过……是在这里睡觉,还是去别的世界?白河想到了大光头预言系法术书中对探知术这个法术的描述,这个法术针对的是被追踪者的意识,如果不能够完全封闭自己的心智,哪么在这个位面就无法逃脱追踪。

现在的白龙倒是不怕巫后不依不饶地派爪牙来找他,问题是他睡着的时候怎么办?大脑封闭术?他没有在hp弄到这个法术。

心智壁垒?那是第八环的法术。

去新世界还是旧世界?白龙变回了人形,考虑到龙形可能造成的惊悚,他还是选择了保险。 他思考了一番,丢出了骰子。

20-16-12-10。

骰子跌落在山脊上不断地跳动着,他紧蹙着眉头,看着骰子十分有弹性地在雪地上一弹一弹——照理不应该弹跳,不过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个不合常理的存在,白河看着它一跳一跳,最后两个数值不断地跳动着,一面是20,一面是10,这两个数字有规律地反复跳跃,交替出现。 如此不合常理的状况让白河深深地皱起了眉,不过他最终也没看到究竟是哪一面翻到了上面,这骰子还在一跳一跳的时候,穿越之门已经开启了。

上一篇:斗鱼tv直播下载斗鱼tv直播 感受态细胞名词解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