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52章?妞,快到我怀里来

第52节第52章?妞,快到我怀里来一路无话,回到家里的高轻初依然是满怀伤感,听父亲的语气,她这次肯定逃不掉了。 上次在村里,她跟管华差点就成了事儿,到最后,她还是忍不住逃了出去。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耻辱了,对,就是耻辱!她就在那种感觉的支配下回到了家里,当父亲得知她错失了那么好的机会时,把她关进了地牢。

地牢是高家专用的地方,位置在别墅一角的地下室,那里有四个牢房,里面阴冷潮湿,遍布蚊虫,又脏又臭。

在这样的环境下,还不给吃的,她被饿了七天七夜。 这就是高氏家规,如果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根据程度的不同时间也有不同。

轻初的算是大罪,所以也是历史天数最多的,她从来不知道吃饭竟然成了那么奢侈的事情,就连睡觉都睡不着,咕噜咕噜的肚子一直在提醒她:饿了,要吃东西,要吃东西。 为了自己的尊严,也为了争取那份尊重,高轻初忍了下来。

等到七天后被抬出来的时候,她的四肢都僵硬了,别说吃东西,连喝东西都困难。

人一出来直接就进了医院,那里的医生护士看到她脏兮兮的样子,连看都不看,直接把她扔进了病房。

用了很大的力气苏醒过来,她喝了一碗粥,然后就活了过来。

对于这样的惩罚,高轻初毫无怨言,也从来没有想过反抗,这是高家子女应该做的,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钻地牢,大学期间跟林浩然谈恋爱,轰轰烈烈的,父亲硬是让他们分手了,用他的话说就是:不踏实,不放心。 以关心为名去干涉别人,这是做父母的常用伎俩,高轻初就是不堪忍受父亲的唠叨,才决定搬出去住的。

坐在床边,回想起之前所做的点点滴滴,轻初感慨万千,现在的情况,似乎比最糟糕的时候还要……头不经意地抬起来,她的眼睛,真跟那双带着笑纹的眼睛对上,嘴巴顿时张开了:“管……管华?”管华同学刚刚洗澡出来,浑身清爽,看到轻初很是高兴:“你去哪里了?快给我做点饭吧?我饿了!”饿了?关我什么事?高轻初偏了偏头,不想理他。 管华穿了件睡袍,很性感地把脖子露了出来:“喂,人家在你这里住,好歹也是个客人,好饭咱不要求,就是能塞满肚子的也行吧?”高轻初撇了撇嘴:“对不起,我觉得你还是饿着比较好!”对于她的调侃,管华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笑嘻嘻地道:“好吧,那我去做,你想吃什么?”“别烦我!”轻初低下了头,继续开始走神。 管华见状,一屁股坐到她身边,睡袍里面什么都没穿,中间的那根玩意儿随时都有被泄露的危险,尤其是当他朝后仰的时候。

高轻初上下打量他一眼:“什么意思?想干什么?”“还能干什么?”管华冲她眨眨眼睛:“高轻初,你得赔我点东西!”“呸,凭什么?”高轻初环顾四周,把扫帚拿在手里,对着管华的头顶比划了几下:“说吧,要多少?”管华顿时张大了嘴巴,半天才道:“姑娘,你误会我意思了,我这个人只注重表面,对其他的问题没有兴趣知道。 只是咱昨天比赛,我真是下了狠本了,你就拍拍屁股说不算就不算了,这样不好吧?”高轻初撇嘴:“那你想怎么样?”“咳,我还能怎么样?”管华顺着她的v形领朝胸脯上看:“其实我好打发,你随便拿点什么弥补一下就可以了!”“弥补?哼哼,好,你想用什么来弥补?”管华伸出一根手指,从空中划了个半圆,最后落到她胸前,嘻嘻笑道:“就这个吧,不啃,摸摸也行!”话音未落,头上已经挨了重重一下,高轻初柳眉倒立:“你敢再乱摸,信不信我阉了你!”喔,真是好大的脾气啊!管华叹了口气,换了一副嘴脸,含情脉脉地望着她:“轻初,别这样,我是关心你好不好?对了,你这眼睛怎么回事?哭过了?”哭了?高轻初赶紧擦了两下:“没有!”“还说没有!”管华道:“你现在不高兴,很矛盾,希望有人能跳出来帮你!轻初啊,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了,反正我也摸过你,这就算是亲人了吧?你告诉我,我来帮你,行不行?”都说认识了这么长时间,这小子还是第一次说句人话。 高轻初见他讲得认真,也沉下脸来:“谢谢!”“别谢,说得那么生分干什么呀?”管华嗔怪地道:“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免费为你服务——说到服务,你啥时候为我服务一次啊?我真的是饿嘛!”饿?高轻初一愣,随即哭笑不得,她还以为这家伙是真的饿呢,却又是这个……色狼!色痞子!色鬼!管华见她那一笑,顿时就失了魂,喃喃地道:“我说高大夫,你就老这么笑,就把我的心给弄碎了,说实话,我真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女孩子!”拍马屁么?高轻初撇了撇嘴:“少跟我提这个,我不喜欢别人说我好看!”“为什么?”管华说着,手悄悄地环到了她的腰间:“你比那王云,比那某某某都好看多了,我告诉你,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媳妇,咳……得早死好几年!”怎么说话呢?高轻初皱起眉头:“再胡说就撕了你的嘴!”“好啊,来撕吧!”管华说着,嘴巴飞快地落到了她的脸上,留下一个响亮而简短的吻,哈哈大笑着逃跑。 高轻初又羞又怒,赶紧站起来追过去,恨不得要把那家伙狠揍一顿。

两个人在房间里追打了一通,终于累得倒在地上,趁她不防备,管华猛地扑了上去,把高轻初紧紧地搂在怀里,一边蹭一边道:“高轻初,我求你了,就让我上一次吧,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高轻初起初还挣扎几下,后来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瘫在他怀里,边喘息边道:“你到底要怎么样?”“唉,轻初,说来话长啊!”管华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其实,我来找你是有苦衷的!”高轻初白了他一眼:“别跟我装,快说!”“是这样,我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这个病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就得……就得找一个特殊的女人,然后跟她合体,然后我就得救了!”管华开始胡诌,说的时候言辞悲切,让人动容。 高轻初的眼睛倏得瞪圆了:“我怎么特殊了?我哪里特殊了?”“你……”管华装成不好意思的样子,手指从她的胸脯下滑下滑,一直滑到小腹,刚要继续,被高轻初一脚踢出了一米远:“滚!”管华悲切地坐起来:“其实,你的身上怀有一种特别厉害的武器,我需要用它来治病,那个……帮个忙呗?”武器?高轻初眯起了眼睛,对着自己的身体四下打量:“什么武器?在哪里?”“就是,你的小内内啦!”管华说着,无耻地娇羞了一下,嘿嘿笑道:“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是个多么珍贵的姑娘!”高轻初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深呼吸了n多次,才咬牙问道:“你什么意思?”“咳,还要我给你普及知识!”管华坐到椅子上:“你不要以为这女人嘛,就是胸前两个点,底下一个洞!胸脯你知道,有大有小,形状各异,质感不同,这都是显性的。

而隐性的呢,就是你的那个洞,虽然是一条小路,可也分路线,象你这个,就是拐弯比较多的,插起来有感觉!”我呸!管华话音未落,脸上被重重啐了一口,赶紧抹掉,什么素质啊姑娘?。

上一篇:第65章 没事在车里放一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