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门依旧不停地下降,即便君九辰和百里明川都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但是,他们也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进入石门了。   芒仲是最后一个走的,他的心情真真的复杂啊!  “嘭”地一声,三道石门同时落下,关闭!  妆婆以笔粘水,洗去墙壁上那朵虞美人,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石墙上根本看不出有门的痕迹。   妆婆对于满地狼藉无动于衷,他回到画台边换了一支笔,对着铜镜,以笔沾水卸妆。   随着脸上的妆粉一点一点被融掉,抹掉,他真正的五官也渐渐地露出了出来。 那是一张特别立体的男脸,眼眶深邃,鼻梁高挺,英俊迷人。 这张脸依旧很安静,甚至有些木讷。

可是,不似阴阳妆时的恐怖,此时此刻若盯着他看,只会觉得赏心悦目,甚至觉得木讷得有些可爱。   他像是天生情绪寡淡,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画和妆的世界里,不食人间烟火,与世隔绝,不受世间的万事万物都影响。

  他对着铜镜仔细端详了一番,确定自己脸上的红疹全部消失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便又开始上妆。

他上的还是阴阳妆,只是,无趣地将男脸和女脸的位置互换了一下而已。   上完妆,他才又开始作画。

将被毁掉的画作一幅一幅重新画出来,挂起来。 他的速度非常快,没多久就完成了好几副。

然而,这个时候,孤飞燕他们都还在假悬崖上徘徊呢!  孤飞燕和小太子进的是第三道门,地上画着悬崖,四壁画着蓝天白云,前方画着海天一线的远景。

虽然明知道是壁画和地画,可是,置身其中,他们还是有种置身真正的海边悬崖的感觉。   孤飞燕和小太子此时此刻就止步在悬崖边缘,再往前迈一步,便是“跌入悬崖,掉入大海”了。 孤飞燕非常肯定,脚下的汪。

洋大海的地画,必定是有所象征的,象征着某一个机关。 他们若是踏入,极有可能会触动机关。

  她犹豫了下,将小太子拉到背后,“太子殿下,你躲好,小心点。

”  然而,小太子却反倒将她拉到身后去,一本正经,认真说,“孤药师,你躲好,本太子来保护你!”  孤飞燕原本很紧张的,见小太子这稚气未脱的脸上满是违和的老成,她险些笑出来。 这孩子才十岁吧,这幅小大人的模样,跟十三岁的夏小满都有得一拼了。   “太子殿下,这儿不是开玩笑的地方。 您躲好,下官先探探路。 ”  孤飞燕好声好气地劝说,小太子却双手环抱胸前,质问道,“孤药师,你是女人吗?”  “啊?”  孤飞燕一脸错愕,“什么意思?”  小太子又认真重复了一句,“孤药师,你是女人吗?”  孤飞燕不明白他要做什么,点了点头,“当然。

”  小太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本太子是男人,你说,得是你保护本太子,还是得本太子保护你?”  这……  十岁的孩子自称男人?还要保护她?  孤飞燕哭笑不得,认真说,“太子殿下,这儿真不是开玩笑的地方。

您若有个三长两短,下官跟靖王殿下和皇上都交代不了。

”  小太子径自嘀咕,“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跟我皇兄也交代不了!”  孤飞燕没听清楚,“您说什么?”  小太子不回答,又拉她,要将她拉到一旁去,孤飞燕可没时间跟他耗着,她一把就将小太子抱起来,放到一旁,无比认真地说,“太子殿下,您贴着墙站好!咱们没时间在这里耗着了!”  小太子凶了起来,“孤药师,本太子命令你,后退,贴墙,站着!”  孤飞燕没搭理,径自在悬崖边蹲下,认真看起眼前的地画,寻找玄机。

然而,小太子却大步走过来,拽住她的手,无比严肃地质问,“孤药师,你要违背本太子的命令吗?你这是死罪!”  命令?死罪?  孤飞燕看了看自己被拽紧的手,视线落到小太子脸上。 她不说话了,而是挑起眉头打量他。

  小太子一开始还由着她打量,表情高冷,严肃。

可渐渐着,随着孤飞燕的眼神越来越凶,小太子的目光分明闪躲了起来。   突然,孤飞燕厉声,“放手!”  小太子一个哆嗦,立马就松手,分明是被吓着了。

  见他那小样儿,孤飞燕差一点点就笑场,幸好还是忍住了,她还是绷着脸,凶巴巴地教训,“小子,你是男孩,还是男人!我是看在靖王殿下的面上,才跟你客气的。

你要是再不听话,休怪我不客气!我告诉你,这里非常危险,我们随时都可能被困住!若是不出去,别说你是个太子,你就是个皇帝都没用!”  小太子除了被大皇叔和父皇凶过,还从未被外人凶过,尤其还是一个女官,他懵了。

  孤飞燕没想到小太子会这么不经吓,看着那又懵又萌的小脸,她又一次差点笑场。 她轻咳了几声,又凶巴巴地说,“跟在我后头,不许乱动,不许吵我!”她说罢,便在悬崖边蹲下来。   小太子这才缓过神来,他偷偷地拍了拍心口,像是在给自己压惊。

  孤飞燕见他没跟过来,又回头瞪来。 见状,他立马屁颠屁颠跑到孤飞燕身后,乖乖蹲下。   孤飞燕这才满意,她犹豫了下,拉紧了小太子的手,才转头朝眼前的地画看去,认真观察起来。

  小太子的小嘴渐渐地噘了起来,他小声嘀咕,“算了,看在皇兄的面上,我就让一让你!”  很快,他又嘀咕了一句,“这么凶,就皇兄制得了你吧?”  孤飞燕专心致志地查看地画和壁画,寻找玄机,根本没注意到小太子的嘀咕声,更别说听清楚了。

  小太子则偷偷地侧身,打量起她的侧脸来。

  小太子虽然出游大半年了,可是,帝都里的事情,他都是知道的。

当初他一听说小满哥哥拿着大慈寺求来的生辰八字去御药房跟怀宁公主抢人,他就知道那是小满哥哥才想得出来的妙招了,就知道是皇兄授意的了。   而刚刚看到皇兄急成那样,他更加肯定自己的直觉没有错。

皇兄非常喜欢这个孤药师!  他看着看着,暗暗下了决心,决定待会无论遇到什么危险,什么陷阱,他都要冲到前面去帮孤药师挡下。

孤药师若要保护他,是不可能逃得出去的。

若是他当垫背,那或许还有机会……。

上一篇:第266章 结果,怎么这样

下一篇:第268章 看来你不懂生命的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