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欢`爱(一更~~必看)

大脑昏昏沉沉中,念桐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给顾筠尧打开手铐的。

只感觉到身下的男人在得到自由的那刻,腰上立即紧扣上一双强健有力的手臂,而一阵天旋地转间,两人的位置易地而处,变成了男上女下。

身体陷入柔软的床铺里,身上是完全赤`裸的完美体魄,那双紧瞅着她的惑人黑眸散发着慑人魂魄的迷人光痕,似深不见底的旋涡,吸引着她的目光无法自拔的沉沦再沉沦懒念桐呼吸一窒,感觉心里某个地方狠狠悸了一下,被他灼热的目光注视得全身发颤,想逃却又偏偏眷恋他眼里泛过的那抹滚烫的热流。 他望着她的眼神专注得让她有种他想把她揉进骨髓里的错觉。 “顾叔”她柔声唤他,修长而匀称的凝白出于本能的缠绕上他的腰,内心的焦躁和渴望促使她大胆的伸手勾住他的颈项往下拉,紧贴上他的柔软而弹性的娇躯难耐的弓身迎向他怒张的昂藏。 顾筠尧眸瞳一缩,额头爆绽的青筋跳了跳,切齿念了句小妖精,俯下`身狠狠吻上她被自己洗礼得红艳如火的娇嫩唇瓣,夹着一股难以控制的怒气,惩罚性的吻得又重又狠,在她口中起舞的舌头不带半点怜惜,仿佛刻意要她痛要她后悔似地,带着毁灭性的掠夺。 念桐被他吻得无法出声,就连呼吸也要依靠着他给自己渡气才不至于窒息。 虫她贪婪的汲取他口中的汁液聊以解体内的燥热。

可即便是这样,还是觉得热。 热到身体仿佛要爆炸。

热到想不顾一切的把自己撕碎开来。 热到想和身上的男人死死纠缠在一起至死方休。 忘了之前那种领她胆战心惊的钝痛,她整个身体缠上去,倾其所有的回应他的掠夺,扭动着身子急不可耐的催促着他给予自己更多。

“别急,我来”同样被`折磨着的顾筠尧忍着下腹处那股难以名状的痛楚引领她一点点打开自己的身体。 他的唇划过她挺立的浑圆,以舌拨弄着她的敏感点,在她意乱情迷时,抵在她湿润柔软处的长指啵地一声没入。 念桐倒吸口气,双手攀着他的肩紧搂住,眼神迷离而羞怯的望着埋头在自己身上忙碌的男人,感受着他的手指更深的刺入。 随着他手指刺探的速度加快,身体涌现一`波`波陌生而强烈的惊栗感。 她情不自禁的低吟出声,在他抬头时一下吻住他的唇,将翻到喉咙口的满腹呻`吟淹没在他口中。

顾筠尧眸色深沉的凝望着紧闭着双眸长睫濡湿的女孩儿,想起她自导自演的恶作剧,眉头狠狠一拧,抽出手指以灼热的昂藏代替,近乎残忍的凶猛冲撞入她柔软的体内。

身体被毫无欲警的贯`穿,念桐痛得全身僵硬,四肢痉`挛。 顾筠尧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知道她很痛,却狠了心不予理会。 双手捧着她娇小的臀一次又一次狠狠地刺入、撞击不知道痛,就永远不会学乖。

他撇开眼不去看她因疼痛而微微扭曲的面容,逼自己狠下心来,耳边却听得她用染着哭音的声音楚楚可怜的喊他:“顾叔痛我好痛”回眸去看她,原本因媚药而致红艳如血的小脸此时因疼痛而变得苍白。

她目光水润哀怨,眼眶里转着圈的泪水似乎随时都要落下来。

这样让他又气又无奈的模样实在是让他恨极。 “终于知道痛了么”他冷笑,俯身去啃她颤抖的唇,眸底闪过一抹犹疑,两人身体吻合处的撞击却是并没停下来。

反而更狂烈更悍然的反复挺入摩擦。

念桐感觉到疼痛中仿佛又夹杂着一种陌生的奇异感,像是微微的有些心悸,有些快乐,有些晕眩终于连最后一丝微妙的疼痛感都随着身体迅速滋生的强烈愉悦感而消失贻尽。

恍惚中,念桐仿佛看到头顶爆开阵阵询烂璀璨的烟花。 极致的快感中,念桐几乎要承受不住他的热情需索,勾缠住他颈项的手滑下,抵在他胸口抗拒他的疯狂。 “够了我不要、不要了”“现在才说不要”顾筠尧切齿低语,“不是为了和我在一起而精心设下这个圈套等我钻么这么费尽心思才达到目的,你怎么就说不要了”为什么不一开始在他劝她放弃的时候就放手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逼他和她在一起念桐感觉到他的怒意,然被快`感袭击了的大脑却一时想不起来他是在气什么。

这场和爱情无关的欢爱不知持续了多久。

好几次在念桐以为自己会承受不住那一阵比一阵更强烈的愉悦感冲击时,顾筠尧却一次又一次证明她可以。 终于,在身体每一个毛细孔都情不自禁的舒展开时,一记更深更有力的悍然顶入后,在她身体内部的痉`挛抽搐中,顾筠尧将所有的激情全数释放在她的体内呼吸里搀入浓郁的情`欲气息,全身酸痛得如散了架般,连眼皮都不想睁开。 可诡异的是刚宣泄过的身体却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燥热起来。 那种不久前才体会过的难耐再次席卷过她的全身。 不会吧她惊愕地吞了吞口水,发觉自己的手情不自禁的去抚倒在身侧的顾筠尧的身体。 完了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这么饥渴桐桐,你到底吃了什么或者谁让你吃了什么这个是勇气果,你吃了它身体里就会产生满满的勇气,让你做一些你不敢做的事情。 勇气果,难道是媚药肿么没人加芥末的群捏tt4610301。

上一篇:绗?98绔?瑙i櫎濠氱害锛?8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