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佔和闵姜西一路上等了几个长红灯,比荣一京晚到饭店,推开包间房门,荣一京率先扬头道:“快来,丁叮给大家带了礼物,就等你们两个了。

”  秦佔面对不熟的人不苟言笑惯了,闵姜西则是笑容满满,很开心的说:“谢谢丁同学,我都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  丁叮红着脸,出声说:“麻烦大家过来接我,就是一些小东西。

”  她从身后拿出一个很有民族特色的蓝色背包,上面绣着各种花草和走兽,包包打开,乍一看里面白花花的东西,定睛一瞧,都是各种各样的银饰,有手镯手链,也有吊坠配饰,还有造型精巧的各种动物和花。   闵姜西随便拿起一个,“好漂亮啊。 ”  荣一京道:“都是她自己做的。

”  闵姜西眸子微挑,“这么厉害?”  丁叮笑的腼腆,“在我们那边很多人都会做这个,不稀奇。 ”  荣一京对闵姜西说:“挑一个,丁叮的一番心意。 ”  闵姜西附和,“这么多好看的,要挑花眼了。 ”  丁叮马上道:“你喜欢就多挑几个。

”  闵姜西笑说:“初次见面我要内敛一点。 ”  秦嘉定从旁道:“等认识久了你就知道她的真实面目。 ”  荣昊道:“别害怕,姜西姐人很好,时间久你就知道了。 ”  大家说话间,闵姜西已经挑好了,一条很简单的银丝手链,上面缀着几个银铃铛,“我就要这个了,谢谢丁同学。 ”  丁叮的脸始终红着,温声道:“不客气。 ”  说着,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对面一言不发的秦佔,秦佔给生人的感觉确实是不好相处,丁叮欲言又止,闵姜西帮她把包包递到秦佔面前,“秦先生,你也挑一个。

”  包里很多银饰,秦佔看到了跟闵姜西一模一样的银丝手链,但他不好意思拿,随手拿了个别的样子的,开口说:“谢谢。

”  丁叮说:“不客气。

”  荣一京说:“赶紧点菜吃饭,丁叮坐了这么久的车,饿坏了吧?”  丁叮道:“我在车上吃过了。

”  荣一京笑的温和,“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口味,我跟你陈叔叔的关系很好,你来这边就跟在家里一样,千万不要客气,以后学习上的问题就找闵老师,生活上的问题就找我,我们以后一起吃饭出去玩的机会会很多,不着急,慢慢就熟了。 ”  闵姜西从旁听着,不得不说,荣一京是那种很容易被女性接受的类型,且不说长相,单说体贴度,会让人没有那么有压迫感。

  之前两人通电话的时候,荣一京简单的说了下丁叮的家庭情况,她妈妈要再婚,她不想去男方家里住,她一个人住又不安全,所以男方给她铺路搭桥,叫她来深城读书。

  怎么说呢,以闵姜西的经历和年纪,她已经可以很平静的接受这种‘等价交换’,当自己已经是一个累赘的时候,最好的办法不是贫者不食嗟来之食,自以为腰杆很硬的躲开,而是要物尽其用,趁势摆脱累赘的命运。   闵姜西不晓得丁叮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她既然千里迢迢来了深城,最起码可以证明,她不愿让她妈妈为难。

  能默不作声把委屈咽在肚子里的人,注定不会太平凡。

  吃饭的时候,前有荣一京和闵姜西,后有暖男荣昊,三人始终顾及丁叮的感受,嘘寒问暖,一直在找话题,所以气氛并不尴尬。   至于秦佔跟秦嘉定,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高冷,心底的想法也是如出一辙:有人说话,他为什么要说?  中途,秦佔手机响,拿出来一看,是秦仹打来的,他起身出去接。

  “哥。 ”  秦佔把房门带上,往前走了几步才接通,像是生怕包间内的人听到。   秦仹问:“在忙吗?”  “没有,你怎么这个点打过来?”  秦仹在美国,往常的这个时间,正是他开早会最忙的时候。   果然秦仹道:“今天的会让副总主持,我昨天才从德国回来,还没去公司。 ”  秦佔说:“别把自己搞得太累,超人都没你飞的勤。 ”  秦仹说:“最近德国那边有一个大型的原油生意,之前几家都在盯着,这次过去也算是有些收获,值了。 ”  秦佔问:“你很缺钱吗?没钱跟我打声招呼,我借给你。

”  秦仹淡笑,“知道你有钱,跑我这显摆来了。

”  秦佔说:“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去接你。

”  秦仹似乎有些欲言又止,“这边还有很多事要忙,今年应该回不去,我叫人把礼物给你们寄回去。 ”  闻言,秦佔秒翻脸,“你要做核导弹生意吗?一年就回来一次,现在过年都不回来,你知不知道嘉定很想你?”  说到嘉定二字,秦佔不由得压低了几分声音,像是内心的柔软被触碰到,又像是害怕包间中的秦嘉定会提前知道这个噩耗。

  手机中的秦仹沉默片刻,“他还好吗?”  秦佔正在气头上,“我不知道,你自己给他打电话。

”  秦仹道:“我托人给他买了最新款的全套钢铁侠,还带唐尼的亲笔签名,他应该会喜欢。

”  秦佔本想噎人,结果话到嘴边,他深呼吸,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他生日你不回来,过年总该回来看一眼吧?你能躲他躲到什么时候,你以为不见面他就会对你生疏冷淡吗?你是他亲爸,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他十三了,不是小孩子了,我没办法再用你工作忙这种烂借口去搪塞他,你好意思跟我说,我不好意思跟他说。 ”  这次秦仹沉默良久,开口道:“年前我回去一趟,看看你们和爷爷,我不在深城过年,这边确实有很多事要处理。

”  “随你。 ”  秦佔已经替秦嘉定争取到见秦仹一面,至于过不过年无所谓,反正每年秦家过年都那个样子,明明大家都在,却活活弄的跟家破人亡似的。   秦仹道:“爸今年在美国这边过年,你有空要不要过来一趟?”  秦佔闻言,冷声说:“我在美国没有核导弹生意,犯不着亲自过去。 ”  秦仹道:“你别…”  话还没等说完,秦佔道:“我挂了。 ”  他挂断电话,黑着一张脸,没有马上进包间,因为情绪一时半会儿还没调整回来。

上一篇:第270章 这一回靠自己

下一篇:第271章 就为这份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