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2,含笑九泉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第二天,是王吉昌正式下葬的日子。 吃过中午饭后,照例是穿着道袍的道士带着他的徒子徒孙们跳了一段大神,顺带“折磨”了一遍活人,然后,在吹吹打打,敲锣打鼓的开道之下,开始送葬。

送葬时,王勃抱着王吉昌的遗像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亲人和宾客。

他的那一大群同学们和“女朋友”们也在其中。 而作为公认的正牌女友梁娅则直接走在了王勃的身边,以示亲近和孝顺。 这直接让走在后面的王勃的一群女人们心头五味杂陈,很有点不是滋味。

在这种万众瞩目的重要的场合,梁娅的那么一站,无疑向所有人表明了她王家正牌儿媳的身份。 长长的送葬队伍在王吉昌生他养他的家乡,田坝地头,小溪河沟曲曲折折的绕了一圈,最后回到了他已过世多年的父母的坟地边。 最后下葬的时间到了。

依然是由道士领着他的徒子徒孙咿咿呀呀的念了一段哄人欺鬼的经,继续跳了一番大神,绕纸燃香,撒了公鸡血后,王勃便亲手把他老汉儿的骨灰盒放进了那狭小的,由红砖和水泥铸就的墓穴中。 之后,身边的几个力工挥着锄头,迅速的磊起了一座圆圆的坟茔。 接下来便是烧由竹篾和彩纸扎成的灵房子。 这灵房子,基本上是照着王勃老家的这栋三层别墅的模样所扎,除了楼房的主体,前花园,后花园,游泳池,篮球架也一个不缺,在坟茔前的空地上威武壮观的摆了一大片。

灵房子的火是王勃点的。 起火后,在西北风的吹拂下噼里啪啦,很快连成一片。

熊熊的火光把四周的空气都扭曲了,烤得四周看热闹的众人不住的后退。

王勃也随着众人退了两步。

就在这一切随着焚烧而灰飞烟灭之际,人群中,突然响起了王勃母亲曾凡玉那沙哑而又凄厉的哭声。

王勃随哭声望去,便看到他母亲被曾萍,梁娅,姜梅几人搀扶着,对着火光一片,已经烧得不成样子的灵房子嚎啕大哭。 搀扶她的几个女人也在哭,曾萍哭得最凶,梁娅和姜梅几女则默默流泪,一边流泪,一边低声的安慰着王勃的母亲,让她别悲伤,王叔虽然走了,但走得风光,热闹,他肯定在下面看着,而且定会含笑九泉!王勃倒是没哭,哭不出来。

他感觉自己有点悲伤,但不太多,有点遗憾,同样不太多,还有点可惜,依然是不痛不痒。 倒是以前蕴藏在内心深处,对所有人都不告诉的,对王吉昌那些源自于上一世的恨,那些的轻蔑跟不屑,随着他亲手点下的大火,灰飞烟灭,消失得干干净净。

“老汉儿,我重生后到现在,你也算是享了好几年你做梦都梦不到的清福;你死了,我这个当继子的也竭尽所能,对你风光大葬,还有那么多漂亮,优秀,天之骄女的儿媳妇儿们给你披麻戴孝,顿首磕头,其中还包括没有个几百万,绝对请不来的国际巨星,你现在的风光和荣耀,对比上辈子我亲妈,你老婆去世时那个寒碜,凄凉和凋零的葬礼,现在的你,应该满足了吧?“所以,安息吧,老汉儿!“如果还有来生,我依然愿意喊你一声老汉儿。 只是那个时候,有着‘亲生父亲’身份的你,能够更靠谱一点,对自己的婆娘娃娃更有责任心一点。 “再见了,爸!希望你一路走好。 我和妈,还有姐,以及你那群花枝招展的儿媳妇们,定会坚强而又幸福的活下去……”熊熊火光中,王勃对自己默默的说。 王吉昌的整个葬礼,在下午四点左右便结束了。

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宾客们便开始跟王勃和她母亲告辞。 离别前,自然又是一番勉励跟劝慰。

最先走的几家公司的中高层员工,跟来时一样,分别坐着汽车,火车或者飞机,打道回府。

其次,则是他的那些同学们和女人们。 几个同学和女人还想留下来继续陪他,但却被王勃一一赶走,说他自己马上也要离开老家,回魔都工作。 这些同学们和女人们,不是在上班就是在读书,参加他老汉儿的葬礼都是请的假,方悠,马丽婷和黎君华这三个目前在国际国内炙手可热的明星更是推迟了正在进行的商演活动,每多在他这里待一天,损失的金钱都将以十万甚至百万计,他哪里好意思让她们留下来浪费时间和金钱。 包括程文瑾,程文萱,梁娅,钟嘉慧,孙丽,方悠,马丽婷和黎君华这些无比亲密的人,也被王勃劝走。 绝大部分人亲朋好友,同学下属都被王勃劝走或者派车送走了,最后只剩下曾萍,姜梅,田芯,郑燕,罗琳,陈香,伍雪这七个女人以及他的那些老家本就在当地的嬢嬢舅舅们。 除此之外,还有一大波让王勃有点想不到的人,那便是刘家那一大群嬢嬢叔伯和堂姐堂弟堂妹们。 一看到这些刘家人到现在还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王勃母亲曾凡玉的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妈,你别去,我让芯姐她们开车送你去城里呆呆。

等我把这群厚脸皮的人打发走,你们再回来。

”他对他母亲说,然后吩咐田芯开车送他母亲去城里。

他家在南门的烟厂家属区和体育馆附近的印刷厂小区还有两套房子,虽然后来家里的房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豪华,但这两套时间住得最久,也让全家人最有感情的“小破房”却依然保留着,并没有变卖。 田芯开着王勃留给她的宝马x5,载着他母亲,在曾萍和姜梅的陪伴下进城躲“瘟神”去了,王勃则在四位形影不离的大小秘书和生活助理,以及一群脸色不太好的嬢嬢舅舅们的陪伴下回到了别墅。

刘家一大群人,正在王勃占地两亩的大别墅内外自由活动着,有的留在前院的草坪上,有的跑去了后院,参观后院的游泳池,篮球场和花园去了,还有的,则徜徉在别墅的一楼,参观,欣赏着金碧辉煌,犹如五星酒店大堂的会客厅,眼冒金光,面带欣赏,嘴里不停的发出“啧啧”的惊叹声。 当然,这些人也只敢在一楼大厅晃悠,更神秘的二楼,以及三楼,他们是不太敢去的,除了站在转角楼梯下用目光朝上瞟。 见到送行的主人家回来,刘家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顿时蜂拥了过来。

从上午到现在,他们一直没有机会见王勃母子王勃母亲得知刘家人来了之后就呆在自己的房间没出来过;王勃倒是跟他们见了一面,但也只点了一下头,就让身边的嬢嬢舅舅们去接待他们了。 “勃儿,你莫怄,知道不?你现在是你们屋头的顶梁柱,你要是气倒了,你让你妈咋个办?”刘明建的老婆,也就是他三婶说。 “就是!莫怄,莫伤心!对了,勃儿,二姐喃?我刚才还看见二姐在外面送客。

”他六婶点头附和,又问他妈在哪里。 “唉……”王勃叹了口气,“我老汉儿走了,我妈实在伤心,刚才烧灵房子的时候哭晕倒了,然后被我姐开车送医院输水去了。 ”“啊,晕倒了?严不严重?”“二姐现在在哪个医院?我们现在马上就去看二姐!”“对对对!走走走!马上去马上去!”“我的二姐勒,你可千万要节哀顺变,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听王勃说他母亲竟然晕倒被送去了医院,一群人顿时大吃一惊,揪心不已,关切,心痛,着急……等等情绪,精彩纷呈,溢于言表,让王勃感觉哪怕是北影毕业的科班上,恐怕一时半会儿都演不出来这种犹如死了妈老汉儿般的焦急跟关心。

上一篇:关于智能考务系统论文范文写作 对智能考务系统中动态题目模板和相关论文写作资料 我的感受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没有了